">

徐少逼婚之步步谋心 第二百六十六章:君子有所为,有所止

小说:徐少逼婚之步步谋心 作者:李不言 更新时间:2020-01-23 01:48:44 转码源网站:去看书网正在进行转码阅读,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这夜,安隅与徐绍寒的一场争吵,惊动了叶知秋,只因,林青海近来光顾磨山太过频繁。

  且光顾的对象屡次皆是徐绍寒。

  为人父母,说不担忧是假的。

  可叶知秋这人,到底是段位高,是个手握重权的笑面虎,若论笑意艳艳弄死人,只怕是无人能同她比拟。

  安隅抬手挡住刺眼的灯光时,叶知秋的车辆随即也停了下来,随后,冰冷寒夜里,这人仅着一身旗袍推门下车。

  安隅虽与徐绍寒争吵刚完,但这火,不该撒在叶知秋身上。

  她懂,也知。

  于是,推开车门出去,尚未站定,只听叶知秋道

  “天寒地冻的,怎不回家?是不是绍寒又惹你了?”

  安隅闻言,有一秒语塞。

  虽知晓叶知秋这是一句圆滑的话语,可她还是稍有些不知如何接话。

  于是,她撒谎,“事务所有事,我过去一下。”

  “工作再忙也该有休息时间不是?母亲听说你们有新的合伙人了?怎没见清闲反倒更繁忙了?”

  安和律师两大合伙人商会上联手挖墙角的事情闹的沸沸扬扬,人尽皆知。

  一连三问,安隅都没来得及回答,只听叶知秋在道,“身体重要,年轻的时候别透支。”

  说着,她拉着安隅的手腕往车里走,而安隅呢?拒绝的话语在嘴边,但却未曾言语出来。

  磨山卧室内,徐绍寒仰面躺在床上,受伤的手搭在眼帘上,整个人看起来布满冷意。

  叶知秋推门而入时,见这人手心包的跟粽子似得,不免到抽一口凉气。

  “能不能让人省点心?”叶知秋出口就是苛责的话语,话语虽不大好听,可语气却是夹着关心之意。

  “如何弄得?”她再问。

  就这简单的四个字,问的安隅心头一颤,为何?

  她与徐绍寒闹的天翻地覆也改变不了徐绍寒是她儿子的事实。

  她无比清晰的知道,这世上不是所有母亲都是叶知秋。

  卧室里,徐绍寒半靠在床上,叶知秋坐在床沿背对着她。

  徐先生如何回答的?

  他目视叶知秋,极其平静的撒谎,“削水果的时候不小心。”

  瞧,即便此时,他与安隅闹得天翻地覆,不可开交,他也不会再叶知秋跟前说她半句不好。

  再苦再痛,也得自己扛着不是?

  安隅此时心里如何想的?

  痛恨减去五分之一,愧疚加上五分之一。

  若是设身处地想想,她站在徐绍寒的位置上也绝对不会轻而易举的将过往的惨痛讲出来,何况这个惨痛关乎两个家族。

  搞不好,利益、人命,齐齐上演。

  可退一万步说,徐家与徐子衿的恩怨,关她何事?

  她不应该成为这场斗争里面的牺牲者。

  她未曾得到半分利益。

  又凭什么分担他的痛楚?

  该吗?

  不该。

  这夜,安隅与徐绍寒二人同处一室,极其平静的坐在卧室里,没有任何言语,楼下,叶知秋进了厨房,不问徐黛这件事情的经过,她要做的,是在这个寒冷的冬夜给自家儿子儿媳送上一碗滚烫的饺子。

  事已至此,先吃饭吧!

  其余的事情不是一两句话语就可以说清楚的。

  徐黛见叶知秋来,实则有一瞬间的灵惊慌,她在心里组织语言,想着如何将事情的经过委婉的说出来。

  可……叶知秋根本就没问,也没打算问。

  好似她知晓,这一切都乃徐绍寒心甘情愿。

  这夜,叶知秋下了饺子,亲自端上楼,且极其有讲究的先放在了安隅跟前,在天家,婆婆亲自端晚餐送到跟前,安隅心里的恐惧不是一星半点。

  “过年没在家,今晚母亲给你下顿饺子,愿你来年万事顺意,”叶知秋这个万事顺意,说的平稳。

  顺意?

  于此时的安隅而言,离婚才是顺意。

  她知吗?

  应当是知的。

  不说罢了。

  “谢谢,”她开口,话语喃喃,内心是数之不尽的五味陈杂。

  叶知秋笑着摸了摸安隅发丝,话语温温,从身后徐黛手中接过来一个礼品袋,“新媳妇儿过第一个年头,婆婆该给礼物的,只是……来的有点晚,安安别介意。”

  若论控心,叶知秋排第二,怕是无人敢论第一。

  安隅这碗饺子吃的颇为不是滋味儿。蹲草丛我骄傲了吗

  一碗玉米肉馅的饺子,她吃出了人生的五味陈杂与婚姻生活的酸甜苦辣。

  卧室内,安隅坐在茶几旁低头吃饺子,低头未言,一碗饺子从头到尾吃的干干净净。

  而徐绍寒呢?

  坐在她身旁,亦是如此。

  这二人,平静的容颜下掩藏着一颗支离破碎的心,充满裂痕,无法修补。

  临了,一碗饺子结束,叶知秋让安隅帮忙端着碗送去餐室,走廊里,叶知秋话语温温淡淡,带着长辈特有的心机与手段,“于某些人而言,离开,是救赎,安安没想过吗?”

  安隅背脊一僵,侧眸望了眼叶知秋,只见她面色平淡,无波无澜,在道,“安安觉得江家公子如何?”

  江家公子?此时,叶知秋口中的江家公子,安隅知晓,应当是江止了。

  她摇了摇头道,“不认识。”

  “回头见见,也就认识了,”叶知秋有意将徐子衿送出家门,今日来询问安隅,无疑是有深意的。

  安隅隐隐知晓了些许什么,但不透明,不敢确定。

  “我不太懂母亲的意思。”

  婆媳二人一起行至餐室,叶知秋伸手接过她手中的瓷碗放在餐桌上,话语深深,“安安终究是太良善了。”

  这是一国国母叶知秋说的话语,也是一个婆婆对儿媳说的话语。

  安隅懂了,也震撼了。

  “您这样……”

  “两权相害取其轻,安安,当母亲的也会有自私的时候,我也不例外,”安隅话语尚未结束,叶知秋开口直言,阻了她接下来的话语,也让安隅心头颤栗。

  叶知秋无比清楚,在徐子衿与徐绍寒之间,她要选择谁,要如何做才能让家庭回到最初的和睦。

  叶知秋此时无疑是在裸的告知安隅,对于徐子衿,不可太过仁慈,而放她走,便是仁慈。

  一国主母,多少人想坐却坐不上的位置,多少人觊觎的位置?

  叶知秋年少时弄死了多少人?

  如今,她要将这些技能传授给安隅。

  让她明白,仁慈与残忍之间的区别。

  这夜,叶知秋留宿磨山,徐黛不知是有益还是无意,给她安排在了自己住的那间客房,于是,她回了卧室。

  这夜,夫妻二人相对无言,徐绍寒也未曾为难她。

  次日清晨,安隅穿戴整齐起身,叶知秋从后院进来,手中抱了束百合。

  未走近,浓郁得花香扑鼻而来。

  淡淡的,沁人心脾。

  晨间早餐,叶知秋调动气氛,在餐桌上与安隅浅缓聊着天,话语间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询问她事务所事情。

  安隅一一回应。

  临出门前,叶知秋挽着她的臂弯温软开口“晚间回总统府吃饭?”

  这是询问得话语。

  可即便是询问,安隅面对叶知秋那温慈的面庞时,拒绝的话语梗在了喉间。

  “回吧!”叶知秋伸手,将她身上外套紧了紧,“该是自己的,就得是自己的。”

  有那么一瞬间,安隅想,如果她不是叶知秋的儿媳妇儿,而是她的敌人,那么……下场会如何?

  若论心机深沉,她首当其冲。

  即便这人此时是在为了自己,即便这人是站在自己身旁的。

  清晨离开磨山,安隅整个人都云里雾里的,稍有些不请明,那种不清明不是没睡好,而是认清了一件事情的真相之后散发出来的恐惧。

  安和律所内,晨间气氛较为紧张。

  安隅将一踏入公司,一顺溜儿的目光齐刷刷的落过来。

  “怎么了?”

  她背脊微凉,稍有些不明所以的回视众人,以邱赫为首,众人缓缓散开,前台一捧火红的九十九朵玫瑰呈现在她眼前。

  “你是不是在外面有男人了?”邱赫问。

  安隅目光落在那捧玫瑰花上,睨了人一眼,懒得回应,转身离开。

  “最近传的风风火火的说你另有新欢那事儿不会是真的吧?我可告诉你,出轨方在离婚时可占不到半分便宜,你小心被徐氏集团那群律师搞得连裤子都没得穿的…………、”

  “砰…………”回应他的,是巨响的关门声。

  邱赫碰了一鼻子灰,站在门口伸手摸了摸鼻子。

  身后,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邱赫回首,唐思和及其平稳的送给他八个字“别咸吃萝卜淡操心。”绝对叛逆

  邱赫来安和之前曾听人说过无数次,大抵是唐思和与安隅之间那种暧昧不清的关系。

  此时,他愣了一秒,而后大喊道,“你俩绝对有基情。”

  而唐思和的回应方式与安隅的如出一辙。

  这二人,何其相似。

  这日上次,安隅见完当事人,回办公室,给自己泡了杯咖啡。

  立于窗前看着眼前高楼大厦的景象,恢宏、气派、但恢宏气派间多了一丝严格。

  新办公楼的景象远好过旧办公楼,可到底是有好有不好,人数上百形形色色,晨间那捧九十九朵玫瑰花在这栋楼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外界的风言风语,当事人丝毫不放在心上,可……旁人议论起来有声有色的。

  且还津津有味。

  首都商界,不大。

  上层圈子,也仅是如此。

  这九十九朵玫瑰添油加醋的传到徐绍寒耳朵里时,这人怒火中烧险些气的就地自燃。

  傍晚时分,安隅换了身红色雪纺衬衫,且着精致妆容,驱车前往总统府。

  将从办公室出来时,宋棠望了人一眼,见人换了衣服,笑道“要上战场?”

  她点头回应,“差不多。”

  “必胜。”

  “必须,”安隅浅笑,自信且从容。

  相隔数日再见徐子衿是在徐家的会客厅里,且还不止她一人,江止也在。

  那种感觉如何形容?

  大抵是敌人近在眼前,不能手撕,却只能淡笑望之。

  叶知秋热情依旧,她端着主母的姿态呈现八面玲珑的特质。

  那举手投足与言谈举止间都带着无法形容的高贵与优雅。

  敌人相见,分外眼红。

  徐子衿与安隅视线在空中碰撞数秒后,叶知秋迈着优雅的步子过来阻断了二人的对视。

  “安安,这是江老,这是他孙子江止人称江博士,二位都是医学界的巅峰人物,国家的栋梁,”叶知秋用简洁的话语做了简短的介绍。

  安隅浅笑点头,而后招呼,“江老,江博士。”

  江止浅笑回应,“早就听闻安律师大名,今日难得一见。”

  他这话,应当是极其官方的客气话语,可即便如此官方客气了,也依旧令人捕捉到些许苗头。

  平常情况下,安隅是不回应的,可今日,她就着叶知秋身旁款款坐下,笑着论起了人的名字,“君子有所为,有所止。”

  “四少夫人好才华,”江老爷子笑意悠悠开口,眉目之间带着欣赏之意。

  “不敢当,只是见过罢了,若论才华,江兰才是才华横溢的大家。”

  豪门之间的这等戏码乃极其常见的。

  你来我往之间话语半真半假,可听的不可听的夹杂在一起,任由你自己筛选。

  这夜的豪门家宴,徐绍寒未来。

  叶知秋的意思。

  为何?

  徐子衿在,免得引发不必要的争端与误会,到底是顾及了安隅的心情。

  餐桌上,叶知秋话里话外将江止与徐子衿身上引,前者倒是淡定,而徐子衿坐如针扎。

  她没办法抵抗,只能任命,可任命中带着丝丝不甘。

  叶知秋携手安隅,看似不经意的实则有意将人送上联姻的道路。

  事情是如此,叶知秋问安隅,“安安觉得江博士如何。”

  她思忖了番,将目光落在徐子衿身上,笑意悠悠然,“年轻有为,国之栋梁,又是为国做贡献的伟大人物,难得!”

  “难得!”

  她一连两个两难得,看似说的平稳,实则将徐子衿往死路上送。

  而徐子衿呢?

  闻之色变。

  江止呢?

  这人落在膝盖上的指尖往下压了压,笑容虽浅,可内心动荡极大。

  良久,这人勾唇,轻飘飘的视线落在安隅身上,笑道,“四少夫人过奖。”

  安隅伸手,不急不慢的往嘴里送了口清汤,“实话实话罢了。”

  ------题外话------

  大年三十不更新哈!不言也想偷个懒,望理解(?????)休息两天我们再见!

  恩!!!这场晚餐,徐先生最后会加入,具体如何,休息回来再送上!!

  新的一年,不言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身体健康,万事顺意,感恩你们的厚爱!才有了今天的我。

  徐先生和徐太太的故事,会是好结局,历经人生苦难,才能细品有其中滋味。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悟空追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徐少逼婚之步步谋心,徐少逼婚之步步谋心最新章节,徐少逼婚之步步谋心 去看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