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限娇 第一百二十六章 他终是自误(七更)

小说:无限娇 作者:眉生 更新时间:2019-10-05 21:15:50 转码源网站:顶点小说网so正在进行转码阅读,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冉盈被李阳君的冲天恨意惊呆了,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她从不知道,嫉妒和怨恨会让一个女人疯狂到如此程度。

  她也从没有想到,子卿生前对李阳君绝情到了这个地步。

  他们都恨她,他们都觉得是她害死了子卿。可是她又该怪谁呢?子卿是第一个走进她心里的男子,他救她于危难,和她同窗伴读,月下盟誓。她失去子卿,也是撕心之痛呀!她又该怪谁!!

  庭院里一时间静悄悄的。客人们都在堂前饮酒,仆人们也都在堂前伺候。园子里空空的,树木和假山石在月光的映照下,在地上投出一个个嶙峋怪异的影子。

  “带着如此大的仇恨,要如何养育一个孩子?”

  李昺的声音忽然出现在身后。他挺着腰背,一步步地走来,走到李阳君面前,冷冷地对她说:“你要把这样的仇恨,带给一个还在襁褓中的孩子吗?让子卿在这世上唯一的血脉,在刻骨的仇恨中长大?让他疯狂,让他扭曲,让他夜不能寐?这就是你,他的母亲,准备为他做的吗?”

  李阳君听了,瞪着李昺,有些慌乱地后退了一步。这一句句的拷问令她心里翻江倒海。

  李昺冷着脸,说:“一个孩子,父精母血,十月怀胎。当是将他看做草上露,掌中珠,尽力呵护,赋之以爱。他将来,才能长成一个健全而快乐的人。一个在仇恨和怨愤中长大的孩子,将来会是什么样?你作为他的母亲,就从来都没有想过吗?”

  李阳君呆呆地看着他,抽噎着,忽然之间,捂住脸痛哭起来。她越哭越伤心,最后双膝一软,跪倒在地。

  冉盈也呆呆地看着他。李昺是什么时候,从那个淘气的、在旁人眼中一无是处的少年,变成了眼前这个气度沉稳、进退有度的人?

  李昺也看着跪倒在地的李阳君,半晌,轻声说:“我是个武将,我在战场上杀过人。我因为杀了人,时常从噩梦中惊醒。我不想杀人,可是必须要去,因为这不是一个好时代。我杀人,是因为我在期盼着一个好时代,一个太平盛世,一个不用打仗、不用杀人、所有人每夜可以安睡的时代。但是夫人啊,也许我改变不了这个时代。我时常在想为什么,今日见到你这般模样,我终于明白了。能改变时代的,不是帝王,也不是将相,而是你。”

  李阳君自地上抬起头,满脸泪痕、不明白地看着李昺。

  李昺轻声、而坚定地说:“能改变时代的,是一群叫做母亲的人。她们怎样教育自己的孩子,她们的孩子就将创造怎样的时代啊。”

  李阳君呆呆地望着他,泪水又从眼中滚滚落下。

  李昺仰起头叹了口气,强忍住哽咽,说:“虽然子卿不在了,但是我们一班好友,皆愿意看顾着这孩子的成长,一路护着他,走到他父亲不曾到过的远方去。请你这个做母亲的,替我们照顾好这个可爱的侄儿,将他培养成一个心中充满慈悲和爱的人,让他去创造一个更好的时代吧。——他长得实在太像子卿了。若是误了这孩子,我将来死了,会没脸去见子卿!”

  李阳君跪倒在地,放声痛哭。

  冉盈站在一旁默默地想,也许自子卿去后,她将一切都埋在心里,一直都没有这样好好地哭过吧。其实在这件事情里,受伤害最深的并不是她冉盈,或是已经逝去的子卿。

  受伤害最深的,恰恰是这个最无辜的李阳君。子卿已入天人道得到解脱,冉盈亦有了宇文泰一路陪伴扶持。

  惟有李阳君,被冷落,被辜负,要带着一个孩子在一个深深的高门宅院里孤独地过完她一眼看得到头的凄凉人生。

  “子卿……子卿……”

  一阵晚风拂过,吹动了地上婆娑的树影。

  冉盈抬起头,仿佛看到那庭院一角的树后,站着一个白衣少年,在晚风中衣袂飘飘,对着她轻轻一笑。

  冉盈的泪又落了下来。

  李昺拉过冉盈的手臂,轻声对她说:“我们走吧。”

  回去的马车上,三人都沉默不语。只有车轮轧过路面发出的声音,响在每个人的耳边。

  李昺说:“真是没想到。我们几个,如今都有了官职加身,而子卿,却已同我们阴阳相隔……”

  苏绰道:“当初在书院,就算都是世家子弟,子卿也是鹤立鸡群的那个。他家世又好,又有才华,又一表人才。谁见了他都要夸两句,说他年纪轻轻便有林下之风。可怎么能想到,他竟然为了一个女子……”

  他看向冉盈:“阿英,当初你和子卿最要好,你可见过这个阿盈?”

  冉盈低着头,声音有些哽咽:“我不曾听他说过。”

  苏绰叹了口气:“他那家伙就是有时候心事重。其实愿意和我们出来说说话喝喝酒,这心结也未必就不能打开吧?他婚后从没有找过你吗?”

  冉盈想起当初子卿问她是否还能再见面,她残忍地以“使君有妇”四个字拒绝了他,泪水顿时如泉奔涌。

  若是她还时不时地见一见他,是不是能让他好过一些?

  李昺和苏绰不知她因何事牵动情肠,竟悲伤至此,一下子不知所措。

  一直到了郎宅门口,冉盈还收不住眼泪。李昺见了,对苏绰说:“你先回吧,我送他进去。”

  苏绰点点头,担心地看着李昺陪着冉盈下了车,进了郎宅的大门,这才让马车回了。

  李昺扶着冉盈边走边说:“我不知道子卿婚礼那日留下你说了什么。可是在哭那事?”

  冉盈哭着说:“他问我,能不能再见面。我说,你已使君有妇。”说着说着,哭得更厉害了:“阿昺,我该答应他的!我该让他有个念想……他就不会那样了!”

  府里的几个侍卫见冉盈哭着回来,都围了过来,又见李昺在一旁,俱自觉地不靠近,只远远看着。

  李昺听她这样说,停下了脚步,认真地说:“你没有做错。就是给他个念想,那也是空的。将来你嫁了宇文泰,轰动全长安,对他来说还是肝肠寸断。他自己心里过不去这个槛,和你无关。他那样才华横溢的人,终是自误了。”

  冉盈哭泣渐止,她默默地抬头看着天上那一弯残月,心想,子卿,你若是有知,看到今天发生的一切,看到我发生的一切,你会后悔自己当初那么傻吗?

  ()

  搜狗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悟空追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无限娇,无限娇最新章节,无限娇 顶点小说网so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