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千年来谁著史 第一百九十章 郑李友谊靠三桂(求订阅)

小说:五千年来谁著史 作者:汉风雄烈 更新时间:2019-08-17 18:17:40 转码源网站:飘天文学正在进行转码阅读,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吴三桂‘借师助剿’的消息传到津门郑芝龙手中时候,崇祯帝已经启程南下了。带着郑芝龙送上的第一笔银子,高高兴兴的南下了。

  留下了数以百计如死了亲娘舅的文武官员勋戚在码头上哭爹喊娘。

  不然,郑芝龙觉得自己就又能看一回崇祯帝玩大变脸了。

  大明江山之所以落到眼下的地步,满清的作用可半点也不次于李自成。辽饷才是三大征里时间最久,摊派最大,民愤也越深的一项。

  明廷大臣早就有言语:天下弊政,厉民最甚者莫如加派辽饷,以致民穷盗起,而复加剿饷,再为各边抽练,而复加练饷。惟此三饷,数倍正供,苦累小民,剔脂刮髓,远者二十余年,近者十余年,天下嗷嗷,朝不及夕……

  这话当然有些不尽公平合理,可也算是一针见血了。

  结果这加派辽饷,惹来天下民怨四起而供养出的关宁边军,最后竟然成了他们的第一死敌满清入关南下的引路人,崇祯帝知道这一消息后怕是会吐血的。

  郑芝龙不理会这个,他只知道自己与李自成达成停战协议的时间到了。

  “你去跟李自成说,鞑子一定会入关的,这是他们的千载难逢的良机,多尔衮不会因为他李自成的大军兵锋而就按兵不动的。吴三桂的关宁军有四万人,加上高第的兵马就是五万人,鞑子则轻易的能凑出十万人来,觉华岛的水陆师已经开去朝鲜了,叫他甭指望老子会在关外替他拖住多少鞑子。李自成他能不能在燕京城坐稳龙椅,就看他接下的这一关能不能过去了。”

  郑芝龙很清楚,不管是真多吴三桂,还是针对清军,李自成都不能坐在燕京城下等着的。不然,吴三桂的起兵会引得他手下诸多前明文武们的骚动;鞑子深入北直隶数百里,铁骑一样是蹂躏汉家山河,也会叫李自成颜面扫地。

  都是深入关内,鞭挞中原,那他的大顺新朝与朱明旧朝又有屁的两样啊?

  郑芝龙心理都不指望李自成能打赢这关乎命运的一战的,李自成手下的实力太差,他只是希望李自成能给鞑子造成更多更大的杀伤。

  因为就他记忆里的一片石之战,满清赢得真的是太轻松轻易了。

  苦战血战都是吴三桂带领关宁军给他们打了,多尔衮就是趁着两边都杀得筋疲力尽时候,轻骑而出,遂不费吹灰之力就一举大败李自成。

  两边可不就是打的越惨越好么。

  火人阵、火马阵、手榴弹,郑芝龙相信李自成手下还是有一批不怕死的汉子的,到时候准备充分了,真未必不能叫满清吃个大亏。虽然李自成打赢的希望还是不大!

  武清县城里,郝摇旗、张鼐俩人看着眼前的郑芝龙使者,脑子都晕乎乎的。崇祯帝这前脚才走,一副忠肝义胆的郑芝龙后脚就要同李自成‘议和’了?

  这种骤然剧变实在出乎两人的预料,要是罗虎还在,可能还能表现的沉稳一点,但现在罗虎被派去督导白马二将攻打滦州了。

  不过郝摇旗和张鼐虽然有些晕乎乎的,但话他们还听得懂的。

  郑芝龙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特地给李自成送上了一份厚礼。告诉他们一个特利消息,吴三桂投降满清了,人家要‘借师助剿’,引鞑子入关来打李自成了。

  然后自然李自成能打赢他的条件,两边暂且歇兵停战,他会把就近,就是京畿周遭,几处存粮之地告诉李自成。内中粮食至少能上十万石,还有不少其他的物质。

  郝摇旗、张鼐回过神之后,脸色全都剧变。

  那一边是派人快马报知京师,另一边就是与来使继续详谈。而谈着谈着,这郑芝龙的打算他俩也全是看清楚了。

  兄弟睨于墙而外御其晦。一句话,李自成和郑芝龙都是汉人,虽然李自成脑子有毛病,追封了李继迁当祖宗,而不去巴望着李世民、李广之类的。但大家彼此都流着汉人的血脉。可满清是鞑子,是外人。

  这北地江山,大明是丢定了,可能给汉人手里,不也比落在鞑子手里强么?

  肉烂在锅里,总比被外人吃了要强。

  所以,在满清这个威胁下,咱们还先别动手的。你也甭管他之前的意思是真是假,先对付鞑子第一。先看看李自成能不能经得起吴三桂和鞑子的联军合击再说。

  要是撑不住,这燕京城李自成也别想坐得稳。

  郑芝龙的意思很明白,不会出力气帮李自成拖住满清,虽然他在津门就有一支实力强劲的水师。

  而就李自成的实力,面对满清和吴三桂的联军,谁敢说就一定能赢?

  要是赢了,两边就继续刀兵相见。郑芝龙是不打算离开津门了。可要是李自成败了,今后他就也没必要再理会津门的郑芝龙了不是?

  “汉奸?这个词用得好。额看那吴三桂就是汉人之奸贼。竟然投了鞑子,置额一片厚遇于不顾,他不是汉奸谁是汉奸?”

  紫禁城内,一身龙袍的李自成气的破口大骂。他一直没对吴三桂真的起动刀兵,对他又是悬赏,又是许诺,虽然心里也打着算盘最终要解决掉关宁军这个大山头,可他对吴三桂也是一片真心的不是么?吴三桂又是怎么来报答他的?

  竟然宁投鞑子也不投他这大顺皇帝,李自成恨不得一口生吞了吴三桂。

  “陛下。郑芝龙老奸巨猾,其言语并不能全信啊?”陈演张口说道。他还指望着吴三桂投效李自成后能在朝堂上撑他一撑呢。

  “是不可全信,却也不能不防。臣以为陛下当速命磁侯(刘芳亮)带大军进援京师,一边再使人密探山海关。郑贼言语,吴三桂已经发出檄文,张贴告书,既然如此,陛下当使人秘密前往山海关,是真是假一探便知。”牛金星看了一眼陈演,说出了一番挺合情合理的话来。

  宋献策、李岩、顾君恩等尽皆是如此。

  李自成当然这道这是最稳妥的法子,现在还不能判断吴三桂是不是真的要‘借师助剿’。可他心中却隐隐有着一种危机,直接告诉他,郑芝龙没有说谎。

  “如是假的,一切自然无忧。可若是真的,额又当如何应对?”

  京城内的大顺军还剩下多少兵马,李自成心里很明白。去掉了唐通、白广恩和马科三总兵后,他手下的兵马也就只剩下七万,如京城后更是没有收纳几个明军,崇祯帝留下守城的兵马或是老弱,或是新近征召的军兵,在大军入城时候就或逃回家中,或直接投降后也被裁减了。

  七万人,怎么着也要留下一些人守城吧?那能杀去山海关的兵马,算上蓟州的刘体纯,也就六万人。

  而刘芳亮若能带兵来援,实则也叫李自成觉得杯水车薪。

  刘芳亮的十万大军说起来很多,实际也不少,没十万人也有七八万了,但内中有太多的新兵了。而且攻略中原和齐鲁两省,分出去了不少兵,现在驻守保定的刘芳亮手中怕是三万人都没有了。而内里真正能称得上精锐老兵的人,能有一万吗?

  再想到郑芝龙提及的吴三桂军和满清兵马,这粗略的一算,大顺军都1:2了,处在绝对的劣势中。

  便是算上唐白马三总兵,还有宣府的兵马,也依旧是劣势啊。

  何况还有战力上的差异。

  李自成整个人都抑郁了。自己是大顺天子啊,自己承天景命,顺天应人啊。怎么出了一个郑芝龙搅得他头疼之外,吴三桂也闹起幺蛾子来了?而且一闹腾就是大的。

  郑芝龙打仗挺厉害的,但他兵力有限,守有余而攻不足。吴三桂可就不一样了,他手里握着五万边军,背后又有鞑子做接应,十几万大军铺天盖地的打过来,李自成真有些顶不住啊。

  因为他兵少啊。

  “不止是磁侯,还有毫侯(李过)。”李自成想了想,觉得不保险,干脆把镇守晋西的一只虎也拉过来得了。“传令太原,让毫侯汇合姜瓖,迅速调集晋西兵马,汇集京师。”

  只不过这么一来时间上就拉长了。

  “陛下勿忧,那鞑子或许早有准备,但其军丁兵农合一,现下又是春耕时节,便是要筹集起来南下,也是要不断地时间。而没了满清的撑腰,就吴三桂那些人马,留守山海关自然是稳当,可想要出兵东来,就力有不及了。”李岩忙进言道。

  但李自成还是抑郁。宋献策忙递了个眼神给牛金星,这马上就要行登基大典了,牛丞相准备了一整套的礼仪,而这也是先前李自成稀罕的。因为出身太低了,所以对这些虚头巴脑的玩意儿就超感兴趣。

  但是宋献策与李岩走出紫禁城时,二人相对无言。

  吴三桂降了满清的可能,之前他们已经提及过了。但李自成显然没放在心上,他心里有自己的答案,而且说得还很想那么回事儿。但谁也想不到郑芝龙在关外的水陆军在这个节骨眼上竟然被牵制在了朝鲜,对满清全然无半点的牵制,这就太让他们始料未及了。

  不过幸运的是李自成已经在调兵了。郑芝龙早早使人传来情报,真帮了他们一个大忙了。

  更别说,此事双方只要有了默契后,大顺还能收到一笔粮秣,这也都是实打实的好处啊。

  之前满京城的官儿们都逃之夭夭了,后来的事情表明,大顺还是拿到了不少财货的。而且拿的是顺理成章,拿的天经地义。比那群粗汉商议的什么“拷掠追赃”的影响是小多了。

  拷掠追赃,还把红线划到了六品官,李岩先前最担忧的就是大顺此举会招来整个士绅阶层的排斥。

  这般做得罪的是整个文官集团啊。

  可事情的发展远远超乎他们之前的预料。现在看,虽然跑了崇祯帝,跑了无数的达官显贵,跑了大笔大笔的财富,但对大顺朝言却未尝不是因祸得福。

  尤其是在大顺朝还要面对吴三桂和满清这对强敌的情况下。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悟空追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五千年来谁著史,五千年来谁著史最新章节,五千年来谁著史 飘天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