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你落槌 第七章 影只形孤

小说:为你落槌 作者:青青依旧 更新时间:2019-07-05 01:26:14 转码源网站:起点中文正在进行转码阅读,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看着宋光明真的动了心,曲蔓红黯然神伤,她故意高调表示着将与郑钢外出寻藏品,她知道宋光明不会在乎她的过去,但绝不能容忍她的暧昧,她等着宋光明的发火,这样她就能体面地与宋光明结束同居关系,而且两人彼此又不伤情面。

  果然,宋光明非常吃惊,甚至有些恼怒,他质问道:“曲蔓红,你到底什么意思?想换换口味了?”

  曲蔓红说道:“哎,你能别胡思乱想吗?我好哪口你最清楚,老郑就是邀请我去找拍品,他已经邀请我好几次了,我都是拒绝的,这些你都知道,这次,我看你实在太忙了,就说可以考虑,但还没完全答应他。”

  宋光明有些气急败坏了,但也流露出了一些失落,他叹道:“蔓红,我以为你会很在乎我的,没想到,你比我还绝情。唉!”

  不知怎么,看着他失望、愤怒的神情,曲蔓红倒是有些安慰了,看来宋光明还是有些在意她的,他还不是个太决绝的人,至少对她不是,女性特有的温柔让曲蔓红爱抚地说道:“阿明,我在乎过你,可女人终究是要一个归宿的,你不会娶我,我也不想让我的婚姻成为强扭的瓜,董事长的千金已经回国了,董事长给了你5个点的股份,就已明示你是指定的接班人了,可肥水怎么能流入外人田呢?所以,你的婚姻已经定了,而我的婚姻还未知,我也不是绝情的人,我们不过都是现实的人,对吧?”

  宋光明义愤填膺地说道:“蔓红,你也太庸俗了,我是为利益所动的人吗?你我这么长时间,我的坦诚,是显而易见的,再说,你也别听风就是雨,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曲蔓红也发着感慨地说道:“我们都曾超凡脱俗,可是,最终,我们都又落了俗套。哦,我可从不捕风捉影。”当曲蔓红从郑钢故意透露给她的有关宋光明的未来时,她就知道该适时结束他俩的关系了,而她也想趁此机会检验一下自己所倾心的男人是否真是那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的洒脱之人。

  宋光明对于这次参加董事会并没有太多的意外,入选董事会,董事长之前就已经跟他提过了,而给他的5%的股份,也是最初让他做拍卖师的许诺,倒是董事长的千金担任人力资源部部长,让他才知道原先的老孟一直是副职,对于公司员工的正式入职没有直接的决定权。

  不过,宋光明丝毫没有受这次董事会的影响,依然按照课程指导着林茜如何参加技巧部分的考试,当然,他内心也想借机多和她呆在一起。

  趁着林茜出去独自揣摩的时候,曲蔓红嘲讽道:“哎,光明,你曾说家有二斗粮不当孩子王,我看你现在当老师的热情空前高涨啊?对学生的辅导也显示极大的耐心,这都是我不曾见过的呦。”

  宋光明说道:“哎,你看到的,茜茜的理论成绩第一,可是,我很担心她的实务技巧,太弱,我不想让她功亏一篑,你也指导指导她,仅此一回,咱们也算帮老黄一个忙。”

  曲蔓红揶揄道:“我又没学过,也没当过老师,我有资格指导吗?”

  宋光明说道:“拍卖师的话术你也听了不少,实务这块多半靠人生阅历,你得从人性的角度告诉她拍客的心理,如何把握尺度,营造一些氛围,这些都是你的强项啊。”

  曲蔓红哑然一笑,说道:“噢,你可从没这么夸我呀。”

  宋光明有些怅然地说道:“蔓红,我以前觉得跟你在一起特别舒服,现在分开了,我发现,你还有很多优点,是我以前不曾发现的,特别是善良,这点,我远不及你。”

  曲蔓红听了,心里泛起一阵酸楚,她强颜欢笑道:“看来,距离真能产生美。”

  宋光明听出了她的无奈,连忙用一种轻松的口吻说道:“哦,蔓红,其实,当老师有一个最美妙的感觉,就是成就感,特别是当他看重的学生取得优异成绩时,这种感觉就更加强烈,你可以试一试,指导一下那丫头通过实务考试,等她拿到拍卖师证书时,你就会有那个感觉。”

  曲蔓红白了他一眼,撇了撇嘴说道:“哎,你不用暗示我,也别蛊惑我,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这时,林茜已经又返回来了,宋光明严肃地说道:“林同学,现在我是考官,曲女士是模拟竞买人,咱们走一遍。”

  林茜认真地点点头,她转向了曲蔓红,曲蔓红微笑地说道:“那我们从报起拍价开始吧。”

  林茜看见曲蔓红微笑,自己也不自觉地咧嘴笑了一下,她整了整衣襟,刚要拿起拍卖槌,宋光明叫停了她,他端详了一会儿,说道:“哦,你这笑容有些过度,会让拍卖会现场变成农村的大集,哦,蔓红,你看看,说说你的感受。”

  曲蔓红审视一下,她似乎没有宋光明那么严格的要求,她语气缓和地说道:“哦,小林同学,你笑的很好看,但是,在拍卖台上,拍卖师任何一个细小的表情,都会让我们藏家对拍品的价值产生疑虑,从而影响我们竞买人的举牌和叫价,哦,我的意思是想说你的表情不要过大。”

  林茜有些不知所措,曲蔓红连忙又说道:“哦,你也别太紧张,放松些,你只要搂住表情就好。”

  宋光明赞许地说道:“曲女士说的非常准确,所以,林同学,你要学会控制自己的感情。”看着林茜立刻又绷住了脸,他又摇头说道:“哦,绷着脸也不行的呀,缺少生气,嗯,这样吧,你最好什么表情也没有,对,考试的时候你就记住不要有任何表情。”

  黄有福早已感激得涕零如雨了,他不住地提醒道:“茜茜,你一定要考过啊,可不能辜负宋先生和曲小姐为你付出的辛苦啊。”

  面对宋光明的千叮万嘱,曲蔓红的善意提醒,黄有福的殷切期望,林茜有些不堪负重,她无所适从。

  不过,临考试前,宋光明却比林茜还紧张,他又叮嘱道:“收住表情,声音达远清晰。”

  林茜点点头,淡然自若地说道:“我知道,就是不能小声儿,也不能拉长声儿。”宋光明暗笑了一下,精神也有所放松了些。

  林茜又对正在给她施妆的曲蔓红自然而诚恳地问道:“曲老师,您看,我应该还注意什么?”语气里还有些依赖,这让曲蔓红产生了一丝怜爱。

  曲蔓红看着那张年轻、不掺杂念的脸庞,说道:“哦,表情自然些,啊,别总叫我老师,叫我红姐就行,哦,你落槌时,眼睛不要盯着拍卖槌,要环顾全场。”

  宋光明也赶紧补充道:“嗯,还要做到心手合一,落槌要规范。”

  曲蔓红嗤笑了一下,说道:“哦,光明,我看你还是别说话了,我本来不紧张,你这东一句西一句的,说得我倒有些紧张了。”

  林茜不禁又笑了起来,但她忽然想起什么,赶紧又用手捂住嘴来掩饰笑,宋光明立刻严肃地说道:“哦,你这种笑很容易暴露出你的幼稚,这会严重影响拍品的价格,让藏品的价值大打折扣,哦,你最大的弱点就太年轻了,掩盖的最好方法就是不要有一丝一毫的表情,我再次提醒你,考试的时候不要有任何表情!”

  林茜镇定地说道:“考试要求上写着:要精神饱满,意气风发,表情不可僵硬,只要我按照要求去做,他们不能乱扣分的。”

  宋光明轻笑了一下:“啊,有关考试的所有条文你倒都记得清清楚楚,精神状态和表情展现是两码事,考官会看得出来的,不扣分,但是也给不了高分,你的精神状态很好,表情也不做作,但很多藏品都是年代久远,且价值不菲,你尚年轻,若不把握表情,会减弱藏品的力度,所以,你无表情,才能至少看上去成熟些。”

  曲蔓红拿出一只深色的口红,说道:“我给你的妆画的再重些,让你看上去老成一些。”

  尽管提心吊胆,林茜还是通过了实务考试,虽然没有像理论考试那样得高分,但也拿到了拍卖师证,这让她欢天喜地,一张笑脸铺满一天,黄有福如释重负,不断地叮嘱道:“茜茜啊,以后要好好跟着宋先生学,拍卖学问可大了,哦,对曲小姐也要知道感恩,没有她的帮助,你也过不了的。”

  林茜感激地说道:“哦,我知道的,我不辜负宋老师的教导,也不能让红姐失望,不惹红姐生气。”

  曲蔓红道上恭喜,说道:“哦,先祝贺你取得拍卖师证书,啊,看见你考过了,我真有心也想去考个拍卖师。”

  林茜真诚地说道:“红姐,你可以的,我觉得你特别的聪明,知道好多道理,比我强多了。”

  曲蔓红摇摇头说道:“哦,我可没你那么好的脑子,你年轻,学什么都快,我不行了,记不住啊。”

  宋光明饶有兴致地说道:“蔓红,你真的可以试试,只要理论过了,实务这块你绝对没问题。”

  曲蔓红摆摆手:“得,谁也甭劝我,人过三十都不学艺了,我还是留些脑细胞好好生活吧。”

  然后,她看了看林茜,又看了看宋光明,打趣道:“以后,你俩就是单位里的同事,行业里的同仁了。”

  不知怎么,林茜竟有些害羞起来,她偷偷瞟了一眼宋光明,说道:“哦,我怎么能和宋老师比呢。”

  宋光明则以他特有的严谨说道:“哦,目前还不能算同事,公司要面试,才能算入职,也不能算同仁,因为,你还没入行呢。”

  曲蔓红不解地问道:“怎么?还要面试?”

  宋光明说道:“是的,当然要面试,这是必要的程序。”

  林茜却轻声地说道:“不入职也没关系,现在这个地方就挺好的。”

  宋光明说道:“哦,现在是挂靠在培训中心,不是公司的职员,很多待遇和机会都是没有的,而且有随时移出的可能,不上拍,那怎么成为一名真正的拍卖师呢?”

  曲蔓红听出了宋光明语气里的忧虑,在两人单独的时候,她问道:“怎么?你们公司不聘她吗?她可是现在有资质了呀?有证书的人还不是很多呦,再说,老孟不是都考察过了吗?”

  宋光明说道:“老孟现在没有决定权,现在但凡进入公司,都需要面试。”

  曲蔓红悟道:“是啊,现在公司的HR是董事长的千金,进你们公司得她说了算。”

  宋光明默认道:“是啊,虽然,能力的筛选由各部长负责,但是名额上的控制和调配当然还是由佟董的千金定,毕竟她负责人力资源,要考虑很多,所以,面试是不可缺的。”

  曲蔓红诡秘地一笑,说道:“她不是要考虑很多,而是她有很多顾虑。”

  宋光明不解地问道:“啊?你什么意思?”

  曲蔓红瞥了他一眼,说道:“人家是不想让那5%的股权落入他家,所以,对进入公司的人员要全方位考核。”

  宋光明仍一脸懵怔,他问道:“这跟那股份有关系吗?”

  曲蔓红不痛不痒地说道:“5%的股份耶,不是白给你的,那是佟董招赘用的。”

  宋光明立刻义正言辞地说道:“曲蔓红,你可真能八卦,5%的股份是佟董让我做拍卖师时就说好的,而且,我和佟董的千金,哦,是佟部长,我们开董事会的时候,已经见过了,非常正常的、纯粹的工作关系,一点没有你说的那个意思。”

  曲蔓红冷笑一声:“哼,那是因为你现在还不是人家的唯一人选,佟小姐现在还有个外国名牌大学的男友呢。”

  宋光明一脸轻快地说道:“哦,那太好了,我还真希望他们能门当户对。”

  曲蔓红调侃的语气说道:“不过,传闻可也不是空穴来风呦,很多人已经把你当成准女婿对待了。”

  宋光明则口吻坚定地说道:“哦,我可不敢高攀,我也绝无此意。”

  曲蔓红瞟了他一眼,口气婉转了些,她说道:“那是因为你现在心有所属,是吧?是她吧?”她的眼神明显指的是林茜,宋光明这回没有刻意回避,他由衷地说道:“她是难得的清流,如涓涓清水,让我耳目一新。”

  曲蔓红唏嘘道:“再清澈见底,最终也会归入滚滚红尘中。”

  宋光明也许听出了一些悲戚的语气,他带有安慰地问道:“蔓红,你也算找到了归宿。”

  曲蔓红不无伤感地说道:“哦,不,我不知道我的归宿在哪里,我只不过暂且找到一个驿站,歇一歇脚,再奔向下一个旅程,我不想影只形孤,我真希望能有个结伴而行的人,陪我走完全部旅程。”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悟空追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为你落槌,为你落槌最新章节,为你落槌 起点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