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燃烬之余 五 孤岛火剑

小说:燃烬之余 作者:失落之节操君 更新时间:2019-12-05 19:01:48 转码源网站:顶点小说网so正在进行转码阅读,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的脸色肯定很不好,这让他们战战兢兢、哆哆嗦嗦。

  我说道:“未经允许离开捕鱼区域,危害公共财产,这是重罪!”

  一个渔夫(他叫佩罗)说:“我们...只是迷路了。”

  另一个渔夫(他叫野果)说:“大雾扩散了,我们看不清方向,所以...”

  第三个渔夫(他叫斯威)说:“我们饥寒交迫,还险些被恶魔吃了,我们受了很多苦,耶皮尔他死了!死了!哦,我的神,可怜可怜我们吧。”

  我发动念刃,蓦然间一剑刺向佩罗,他的血洒在了另两人身上。野果和斯威吓丢了魂,我又一剑洞穿野果,这让斯威吓趴在地。

  斯威颤声道:“为....为什么。”

  我说:“因为他们撒谎,起来吧,你没撒谎,你可以活着,我希望你记得这个教训。”

  斯威抱住我的腿,亲吻我的鞋子,站起来时,表情像是驯服的狗。

  我指了指前两个人,他们并没有流血,更没有死,他们所见到的一切不过是念刃导致,我用念刃在一瞬间摧毁了他们的意志,让这三人经受死一般的恐惧。

  他们不过是普通人类,对我本就敬畏,所以我能如此威吓他们,这一招我并未完全掌握,不能做到像海尔辛那样具有威慑力。

  佩罗和野果丧魂落魄,他们仍觉得自己死了,在这催眠之态中需要渡过三天。

  我问斯威:“你们来时发生了什么事?”

  斯威说:“我们上岸,想看看岛上有什么好东西,也许可以拿去卖钱,您知道,黑棺的游骑兵快来了,集市日即将到来...”

  “然后呢?”

  “我们被那个大怪物盯上,我们开始跑,可是佩罗他拔枪射中了皮耶尔的腿,我发誓这是真的,佩罗一直和皮耶尔的妻子走得很近,所以...他是故意要杀皮耶尔。”

  我用念刃拷问斯威,他抖得像个落水狗一样,却并未改变说辞,我于是把佩罗杀了,这一次他是真死,并非幻觉。

  按理说,我需要通过游骑兵的内部机构举行审判会,可那流程太过麻烦,而我实在没时间折腾。

  斯威变得更为可怜巴巴,惶惶不安。

  我问:“继续说下去。”

  “黑色恶魔开始吃皮耶尔,皮耶尔的惨叫声一直持续了很久还未停止。我骂佩罗会有恶报的,大人,您真是位天使,使我的话很快得到了应验。我们继续逃,往最密的林子里逃,可忽然间,那些变异的狼,长着角的狼盯上了我们,我们开枪射击,乒乒乓乓,根本没用!

  这时,一个人救了我们。她手上拿着一柄剑,那柄剑燃烧着火焰,将那些狼啊、恶魔啊,全部赶走。”

  我很惊讶,问:“燃烧火焰的剑?”

  斯威点头道:“是的,她说她叫赵洛,是来这儿寻宝的,我们求她保护我们,她这么做了。”

  我问:“赵洛?这...她又是谁?她不是村子里的人,是不是?这是个东方的名字,像是古代的中国或是...”

  斯威说:“是,然后她领我们来这儿,就是这个山上的城堡或是什么,真是稀奇,我在这儿住了一辈子,根本没想到这里还有一座城堡!而城堡里面还有宝藏。”

  我怒道:“真是一派胡言,什么宝藏?我问你,这岛屿是不是离号泣城很近?”

  斯威说:“是很近。”

  “那么,这岛屿算不算号泣城的一部分?”

  “算...是吧。”

  “城堡也算了?”

  斯威点头道:“当然,您说了算。”

  我说:“好,这个名叫赵洛的女人,竟敢闯到属于号泣村的岛屿,闯入属于号泣村的城堡,想要夺走属于号泣村的宝藏?你评评理,这女人有这权力吗?她凭什么这么做?”

  斯威说:“是的,她完全不应该这么做。”

  我说:“行,你现在带着野果回到船上去,路上已经安全了。”

  斯威问:“大人,您是要....是要去找宝藏吗?”

  我说:“我是去阻止那个女盗贼偷属于原本属于我们号泣城的东西,这与盗墓挖宝藏有着天壤之别,你明白吗?”

  我的表情时如此的严肃,我的眼神是如此的澄澈,我的脑袋是如此的高昂,我的言辞因此有一种名叫正义的东西在里面。

  正义必胜。

  斯威连声称是,扶起野果走了。

  我快步上山,赶往那不知名的城堡。

  这是一座风格朴拙的建筑,围墙和塔楼并无特色,连一处花纹,一个尖角都没有。它只是十分高大,围墙十米左右,中央的塔楼大约十五米高,所有的房屋也没有装饰品。

  我依稀觉得连阴影都在这城堡上凝固,它非常古老,像是某种死而复生的幽灵船或幽灵建筑。

  我不想加班,我想早点回家,与拉米亚共进晚餐,做些应该做与不应该做的事,然后看一本藏书,看完书后闷头大睡,我不想面对这闹鬼一般的城堡,还有城堡里头莫名其妙的赵洛与怪物。

  但赵洛说里面有宝藏。

  见者有份,至少二一添作五吧。

  城堡的门开着,我步入其中,立刻就感到了异样,这里是异空间,而在异空间中,我见到了那个赵洛。

  她是一个看似瘦弱的白衣女子,一头黑发,肌肤是蓝灰色的,一双眼如绿宝石般,极具异域风情的美女。在她额头处有一道伤疤,像是额外的紧闭之眼。她手中握着那火剑,照亮了进入塔楼的门。

  我喊道:“喂!这里是私人地盘!”

  她说了几句东方话,我表面得很茫然,她叹了口气,用异国腔调说:“这里不是任何人的地盘了。”

  我答道:“这不是你说了算的,这里靠近我建立的城市。”

  她说:“这里是异界。”

  我说:“那也是属于我们的异界!”

  她问道:“蛮横无礼之人,我相信我刚刚救了你的同胞,现在,请不要打断我,这里头有更多的麻烦等着我去处置。”

  我走上一步,她把长剑朝地上一指,一面火墙——那种很夸张,火焰张牙舞爪的那种——拦住了我前进的道路。

  我脸上变色,知道她很强,而那火剑可能是某种极先进的兵器。我和她硬拼没有半分好处。

  我说:“我们可以平分那宝物,知道吗?那是西方的说法,叫做‘与人分享的宝藏才是真正的宝藏。’”

  赵洛叹道:“与人分享的快乐才是真正的快乐,宝藏只会越分越少。而且,我不相信你们西方人,你们都是言而无信的。”

  我说:“是啊,你找到宝藏后很快乐,与我分享,我也很快乐,宝藏是少了,可快乐多了呀。而且我是个地位很高的人,与我联手,你会得到非常多的好处。我甚至可以为你在我的城市中安排很高的官职。”

  我并不是信口胡说,我打算拉拢她,在这苦难的纪元,人类应该互相帮助才对。她是个孤身的女子,需要容身之处,我觉得在这一点上我可以帮忙。

  赵洛说:“凡人,这宝藏对你们是无用的,现在,请不要打扰我,我必须专心解开这城堡的谜题。”

  我脸皮很厚,她赶不走我,我继续问:“什么谜题?我这人最擅长猜谜了。”

  赵洛说:“弑亲之人,蒙父惩罚遭受放逐,孑然独行百年。诅咒之人,所过之处寸草不生,庄稼凋零成灰。”

  虽然我对该隐教的理解浅薄,可立刻就反应过来,我说:“这说的不正是该隐吗?”

  赵洛说:“该隐是西方血族的祖先?对不对?”

  西方血族?她是什么意思?她也是血族吗?这抽风的世道真是搞不懂了,血族似乎比凡人还多。

  我说:“正是如此。”

  赵洛说:“那么,然后呢?”

  “什么然后?然后他就成了血族。”

  赵洛散去了那火炎,那令血族畏惧的神罚,如果她是血族,为何能安然面对烈焰而无惧?

  她说:“请帮助我解谜。”

  我喊道:“七三分成怎么样?”

  她说:“当你见到那宝藏之后,你就会改变主意了,现在,我同意与你对半分成。”

  我一个健步,至她身边,她丝毫不提防我出手袭击她,而是直视高塔的门,目不转睛,正蠢材,在这世道如此轻易相信别人,你是自讨苦吃,就别怪我鱼骨·朗基努斯出手不容情了。

  我趁她看门时把她放在地上的行囊翻了个遍,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有,只有一些换洗的衣物,我闻了闻,没什么味道。

  有点小失望。

  她说:“你们西方人都这么恶心的吗?”

  我怒道:“什么叫恶心?我是看你有没有携带凶器。”

  她指了指手中的火剑,我闭嘴了,话不投机半句多。

  那石门上写着那两段话,但浮雕却是一男一女相护搀扶着离开花园,在烈日之下于农田劳作的场景。

  她说:“似乎需要用血来开启这扇门,我试过我的血不行。”

  我试了试我的,划破手指,点在门上,也不行。

  她说:“浮雕和文字的意思不一样,你熟悉该隐教教义,能想通吗?”

  这画面上无疑是亚当和夏娃,伊甸园的故事。

  人类因触怒了造物主,而被放逐出了天堂,他们只能终日辛勤劳动,才能获取食物。

  该隐因触怒了亚当,而被放逐出了光明,他无法以农作物为食,只能选择血液。

  我说:“这画面上的人将该隐比作亚当,似乎对造物主的惩罚很不满。”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悟空追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燃烬之余,燃烬之余最新章节,燃烬之余 顶点小说网so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