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猛鬼收容系统 第一三零九章,恶魔在人间

小说:猛鬼收容系统 作者:南斗昆仑 更新时间:2019-12-23 08:29:30 转码源网站:飘天文学正在进行转码阅读,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大清早,慵懒的婴母坐在副驾驶,蜜桃一样的脸颊荡漾着春色。

  秦昆开着车,后座是法尤坦。

  荆棘人是第一次坐车,有些拘束,却很新奇,他打量了一遍这个会动的钢铁怪物后询问道:“不等海奎因吗?”

  臭魁自从离开后就没了音讯,秦昆后悔没给他配一部电话。

  “不等了,有人帮我们找其他宿主,我们先去一个地方,拖住一个家伙。”

  婴母不爱问那么多,法尤坦也是,只是听到秦昆说有可能打架,二人就有些踟蹰。

  “昆仑魔,我实力可不是颠顶,不过我们三打一,应该不会败吧?”法尤坦也是去过开罗的,自己的法术曾经被一头骆驼破过,他就知道秦昆家乡的角色绝对不是弱者。

  秦昆没回答,他也不清楚亚列是什么实力。

  走之前,秦昆在猎魔网站登陆了一下,这才知道安士白、亚列居然都是堕落天使的名字。

  安士白排第三,亚列是第二,刚好符合三殿下和二殿下的称呼。

  所以还有个大殿下叫‘阿撒兹勒’才对。

  一处丛林边缘,即便是全球最幸福、富裕的国度,都有破烂的地方。

  秦昆看到一个破的不能再破的林场小屋,犹豫半晌,以为来错了地方。

  林场工人在旁边干活,小屋里的居民在偷木头。

  劣质的烟卷叼在嘴里,那人是个老头,看起来很健壮,扛着一根圆木走向破屋,鼻孔中喷着粗气。

  “老东西!如果再敢让我们看见你偷木头,我们会打断你的腿!”

  林场工人大声呵斥,健壮老头比了比中指:“不怕死的就过来!”

  木头被扛入屋子里,秦昆三人也下车了,院子中,只见那家伙双手用力,粗暴地搓掉树皮,露出光溜溜的原木。

  法尤坦捡起一块坚硬的树皮,浑身一颤。

  这特么的,有种自己的皮被搓掉的感觉。

  那健壮老头不理会秦昆三人,将原木锯好,放在旁边,才看着秦昆道:“有事吗?华夏驱魔人!”

  黑魂教有自己的资料,秦昆不意外被认出。

  可是这亚列……真是二殿下吗……

  有些谢顶的脑袋,头发花白,皮肤褶皱,肚腩凸起,他虽健壮,但是不修边幅,穿着一条已经包浆的背带裤,脚下是拖鞋,这特么是二大爷啊……

  亚列只穿着背带裤,胸口长着浓密的毛,他身上全是木屑,汗水随着热气蒸腾,眉头紧锁地看了过来。

  秦昆眼角抽了抽,眉头也是紧锁:“独守扶余镇八荒,昆仑地师坐明堂,四象乃我手中阵,百鬼尽化地上霜。扶余山,秦昆。阁下是亚列?”

  秦昆用华夏语报了切口,然后转回当地语言。

  亚列咧嘴,一口大碴子味的华夏语回应:“就喜欢你们文绉绉的调。我是这一代亚列!卡特一世的侍从。”

  秦昆一愣,接着明白了些东西。

  亚列,似乎是个称号。

  欧洲驱魔人,将称号如同荣耀一般传承。

  好比‘兰斯洛特’,圆桌骑士之首,初代的兰斯洛特,和当代的并不是一个人。

  亚列是卡特一世的侍从,也就是说,他的确上了年纪了。

  “看你挺忙的?”秦昆凑了过去。

  秦昆基本分辨不出外国人的年纪,有些很年轻,但实际上很老,有些很老了,但实际还年轻。外国人的衰老速度和华夏人还不太一样。

  “啊,是。我孙子放假了,准备来我这里露营。我要收拾一下房子。”

  亚列提着铁锤,嘴里咬着钉子,一边说话,一边修补小院。

  秦昆估摸着亚列这年纪,怕是和景老虎相仿,于是也上去帮忙。

  亚列看到秦昆举动,低头一笑:“黑魂教和华夏驱魔人,有不少过节。你居然不是来喊打喊杀的。”

  秦昆相当熟练地递上木材:“不是,黑魂教有两个人目前在为我办事,我过来拖住你。”

  “哦?”亚列来了兴趣,“那你应该出手才对。”

  “能干活,就少出手。”秦昆袖子挽起,“打一个老头可没什么成就感。”

  亚列哈哈大笑,又得意地飚出华夏语:“卡特一世在的时候,我们去过华夏。我和一个叫李玉虚的交过手,那人现在还活着吗?”

  李玉虚?

  “没听过……华夏生死道,似乎此名不显。在哪打的?”

  秦昆确实没听过这名字。

  “教宗带的路,我不知道,是一片大雪如血的村子。还挺漂亮的。”

  亚列几锤子下去,木板钉好,秦昆又递来第二个。

  大雪如血?

  如果秦昆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关东的红雪村了。

  临江的贪狼井,桑榆的六道石壁,巴蜀的九鬼洞,东北的红雪村,西北的不死山,岭南的南越地宫,这些都是不毛之地,是禁忌。

  当今几位耆宿,也没跑遍这些地方。

  传闻这几处禁忌之地是堕落之源、沉沦之渊,秦昆只去过南越地宫外围,当时宰了个大鬼,再就不了解了。

  “估计是出马仙吧。不了解这个人。”

  秦昆如实回道。

  一早上,秦昆都在干活。

  法尤坦和婴母就静静坐着,二人觉得这场景很诡异。几次觉得秦昆想出手,几次觉得那个老头想出手,可是二人都没打起来。

  “婴母,我们不是来拖住这个人的吗?不需要……打架?”

  法尤坦低声问道。

  婴母摇摇头。

  虽说他不知道秦昆为何不动手,但秦昆既然这样选择了,自己也不用贸然生事。

  “你也去帮忙吧。”

  “我?”法尤坦指着自己鼻子。

  “嗯,我也去那边叫些人来。”

  ……

  上午,秦昆和亚列休息喝茶的时候,法尤坦开始负责房屋搭建。这房子太破了,许多腐木一碰就碎,需要拆换。

  不过幸亏他的手够多。

  下午的时候,一群腿软的林场工人走了过来。

  “哈哈哈哈哈,亲爱的亚列,这是要修缮小院吗?我们来帮你了!”

  亚列摸了摸光秃秃的脑袋,一头雾水。

  这次秦昆没找他打架,他已经很奇怪了,东方驱魔人善恶分明,嫉恶如仇,他记得黑魂教惹过秦昆,而且秦昆还在必杀榜上。

  但秦昆不仅没出手,他带来这只魔物居然还在帮忙修缮房子。

  这还不算关键,下午的时候,这群一向对他不友好的林场工人也来帮忙了,亚列转头看向秦昆:“怎么回事?”

  亚列老了,但还有将近1米9的身高,他俯瞰秦昆,有种压迫感。

  秦昆呵呵一笑:“不清楚。早上几次你都想对我出手,为什么又忍住了?”

  秦昆靠在椅子上,话题一转。

  亚列撇了撇嘴:“老了,有心无力。听说安士白这次从东南亚回来被打掉了半条命,身上大多伤拜你所赐。”

  “没打死他,真遗憾啊。”

  亚列嗤笑:“小心阿撒兹勒报复,他和安士白的关系不错。”

  秦昆挑眉:“也是个老头吗?”

  “不,老一代的阿撒兹勒死了,这是新一代的,年纪很小。”顿了顿,亚列道,“强大,又不受人控制。很难缠。”

  秦昆点点头,递了一根烟过去:“干嘛跟我说这些?”

  亚列淡淡道:“我效忠恶魔半辈子,也只能换来短暂的荣耀。终究会被报复的。”

  “你怕了?”

  “怕。怕我的孙子受到牵连。他是下一代亚列,我不希望孙子在未曾崛起时夭折。”

  “教廷得知一个恶魔要长大,肯定要除掉。”

  “不,他在教会学校上学。是教廷的人。”亚列一笑,秦昆有些发愣。

  你一介邪棍,把孙子放到教会学校?不怕被霸凌吗?上面的人吩咐几句,被打死都是白死啊……

  “这算是培养他独立?不怕他被教廷的人针对?”

  亚列嘿笑道:“我是黑魂使徒,但他可以不是。不过总有人把他逼成恶魔。不是吗?”

  “这是算计?拿自己的孙子当棋子?”

  “不,这是预言,卡特说的。到时候他受到欺负,无力反抗的时候,卡特就会把他招揽过来,成为下一任亚列。”

  我靠……秦昆没想到,黑魂教还有这种操作!

  亚列说着,看向秦昆:“你会杀小孩吗?”

  我……

  我特么肯定不会啊!

  秦昆没有回答,亚列一笑:“那我就放心了。”

  旁边,叮叮当当的修缮声不绝于耳,还有一些腿软的工人陆续走来。

  秦昆听完亚列的故事,浑身冰凉。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可是大多数人从未想过,恶魔为何会在人间……

  “如果他没受到欺负呢?”秦昆多嘴问了一句。

  亚列皱着眉头,继而吐出烟雾:“天使会堕落,恶魔也会迷途知返。如果没受到欺负,那希望他将来是一位正直、善良的驱魔人。”

  喜欢猛鬼收容系统请大家收藏:()猛鬼收容系统热门吧更新速度最快。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悟空追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猛鬼收容系统,猛鬼收容系统最新章节,猛鬼收容系统 飘天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