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留里克的崛起 第183 罗斯部族的第一份师徒关系的建立与第一位铁匠学徒的诞生

小说:留里克的崛起 作者:重生的杨桃 更新时间:2020-01-18 00:13:02 转码源网站:去看书网正在进行转码阅读,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卡姆涅,他绝对想不到,自己本来所在的白树庄园的大小姐,居然非常恭顺的对着自己的主人卑躬屈膝。

  莉莉娅,她可是高贵的女人啊!每个男孩都估计到,庄园长的女儿们,只会嫁给其他庄园的首领之子。

  很显然,自己的主人更加高贵。同样卡姆涅的心态还有另一番重大改变!

  莉莉娅对留里克下跪,那就是仆人该有的表现吧?虽说她并不是仆人。

  既然都是下跪表示恭顺,她是下跪,自己也是下跪,在瓦良格人的故乡,彼此的等级是否变得一样了呢?

  曾经,卡姆涅面对庄园长一家都是怯生生的,可是为了活命,他需要给庄园长一家做些卑微的工作,比如说倒掉粪水、捡拾一些柴火等小孩可以做的工作,换来一些粮食苟活。

  他本是觉得,庄园长一家高贵的女人,都是自己无法面对。现在可好,面对更强的,那些高贵者也得乖乖跪下。

  接触的时间虽然极为短暂,穿上主人给的鞋子,住上主人赐予的住房与温暖的床,还有主人恩赐的可以吃到肚子塞不下的食物。为了报答主人的恩,卡姆涅暗暗发誓会竭力侍奉,同样,他的内心里也萌生出另一种想法——做留里克的狗就是最大的荣幸啊!

  看到下跪的莉莉娅,卡姆涅对自己仆人的身份倍感自豪。

  但卡姆涅并不知道,自己为何被主人点名,跑到这神奇的铁匠铺。

  现在,经过了和莉莉娅的一瞥,留里克面对着卡威和克拉瓦森,正式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他将沾沾自喜的卡姆涅拉到面前,右手轻掐他的脖颈,说“克拉瓦森,这个小孩是我的仆人,现在,我要把他安置在你这里学习如何打铁。”

  “什么?来我这里学打铁?难道,你让他做我的儿子?!”克拉瓦森如是说。

  留里克急忙摇头,否认克拉瓦森的奇怪说法“什么做儿子啊!我是让他做你的……”

  突然,留里克想到,罗斯人这里目前根本不存在“学生”的概念,“学徒”的概念也没有。

  因为,tuet这个西欧、北欧完全通用的词汇,就是起源于数百年后汉萨同盟对于行会学徒的称呼。它就是形容“以极高要求努力学习技能的年轻人”的词汇,更古老的时代没有这个词。

  终归词汇是要用于日常生活中的。

  克拉瓦森解释了一番,所谓“做儿子”的说法,就是因为铁匠乃至别的工匠,都是子承父业的,而且也只有儿子会继承父亲的职业。倒是也存在有的男孩乐意成为这样的工匠,基本上这样的男孩会以工匠儿子的身份生活。

  毕竟,工匠们信奉的普遍是托尔,那是工匠之神、技术之神。在继承权的问题上,工匠的理念确实与信奉奥丁的战士们有所不同。

  既然没有“学生”的词汇,留里克索性提前数百年把“tuet”这个词给“发明”出来,顺便再给它一番注视。

  “你让这个叫卡姆涅的男孩做tuet?也就是从我这里学到知识?仅仅是这样的目的?”

  留里克走上前,他觉得克拉瓦森与自己的关系已经十分紧密,作为自己人,应该告知他实情

  “我需要这个孩子成为铁匠,他将只为我工作。未来,我还会继续搜罗一些男孩扔到你这里,我希望你将他们都训练成铁匠。”

  克拉瓦森听得十分新奇,在此以往根本不存在这种事情。他问“难道,我要教会非常多的小孩如何打铁?”

  “当然,如果你乐意,包括青铜铸造、镶嵌金银、木工,等等知识你都可以教会他们。”

  克拉瓦森不禁皱起眉头,他实则是有些怀疑自己能否做好这件事,因为仅仅是训练儿子卡威,就倾注他不少的心血。

  他的皱眉在留里克看来,就是一种难堪。

  难道,克拉瓦森有拒绝之意?那可不行!

  留里克想当然的觉得,如果克拉瓦森表示拒绝,那就是钱的问题没谈拢。钱嘛!自己有的是。

  留里克摆出一副笑脸“大叔,帮我做事我可不会亏待你。我会给你一些好处。”

  “好处?什么好处?!”

  “当然是你绝对不会拒绝的好处。来吧,我是否可以进入你家里好好聊聊?”道君

  “好啊,欢迎。”

  留里克可谓贵客,克拉瓦森知晓这小子的内心一定有着仁慈的一面,居然给仆人修建了不错的住房,真是不可思议。同样了,他也在给自己家修建一个新的居所。因为这些事,最近一段日子,部族里的所有木匠,连带着全部造船匠、皮革匠都变得非常忙碌。

  包括自己和伙计们搞出的“铁匠行会”,大家在制作钢剑完成以往未完成的订单,也在抽空制作一批铁定。碍于现实的需求,行会还故意把钉子的价格提高了一些。

  留里克携仆人坐在克拉瓦森昏暗的家里,这间温暖又有些破败的房子,可不会给他什么好感受。全因自己付钱修造的“诺夫哥罗德风格木屋”,墙壁和地板都是被休整得非常平整的木材,使得内部的居所环境也非常的整洁。

  人啊,一旦习惯了干净,往往会受不了以往的杂乱。

  到底自己是来洽谈日后的要事,留里克不对克拉瓦森家说什么废话。

  倒是这间房子里,穿上雪貂皮大衣的莉莉娅,真像是一位小公主。就是她的气质,最适合待在雄伟的城堡里,而不是这由木材、石块、草甸混合制作的长屋。

  在这里,留里克说明了自己关于“学徒”的全部意图。

  他谈出的自己的三点条件

  第一每一名学徒,要在克拉瓦森这里学习至少五年以上时间。学习时期,学徒的吃饭、住宿等生活问题,皆由留里克负责。

  第二学徒在学期时期需要参与到生产,其产出的财富归由克拉瓦森。

  第三禁止虐待学徒,当学徒身体抱恙,克拉瓦森必须知会留里克。倘若学徒学习态度消极,惩罚措施由留里克负责。

  留里克根本没有提到学费的问题,不过在这个问题上,明眼人都看得出他已经做出了巨大的让利。

  在古代东方,师父与学徒的关系,是仅次于父子关系的一种高级别存在。

  正所谓有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说法。

  学徒拜师,要给师父下跪敬茶,甚至还要签下生死状。所谓学徒脱离了固有家庭,成为师父的门徒。在学习期间,学徒的一切生活起居,皆由师父管理。

  作为交换,学徒在学习时期,就是在给师父打工。甚至在“毕业”后的头几年,还要继续为师父免费干活儿。

  这就是用自己的劳动成果,偿还学期时期的饭火钱住宿费,以及高昂的学费。

  在这里,师父与学徒的那一纸生死状,就是双方的契约。

  留里克觉得,东方的“工匠的传统师徒关系”,与战国的墨家学派有很大的关系。

  九世纪的西方,师父与学徒的关系之概念,仍显得过于新颖。

  留里克估计,倘若自己又搞到了十个小男孩,令他们去学习打铁。

  指望克拉瓦森照顾如此多的小孩日常起居,实在太荒谬了。孩子的起居还得作为主人的自己亲自去管,唯有学习方面,交给克拉瓦森。

  “你觉得怎样?你可以好好思考一些。”留里克谨慎的问。

  克拉瓦森眉头紧锁,连带着他的儿子卡威,两人都在深思熟虑。

  此两位资深铁匠耳语几句,态度仍然有些犹豫。不管是好是坏,他们从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把打铁技术交给外人,更是一个外族人,真的合适?

  两人此刻还未曾想到,这么做后是否会给予自己带来危机。更不了解“教会小子饿死老子”的概念。

  见状,留里克立刻把攻坚的矛头,直指那个穿着雪貂皮衣的少女。

  他咳嗽两声,可以用古斯拉夫语问“莉莉娅姐姐,你的故乡,是否还有许多生活却着落的小男孩?”

  留里克又在用敬语说话,本以为他们商议事情与自己没关系的莉莉娅,她立刻坐直身子“有的,还有许多的小男孩。如果他们……他们可以作为你的仆人,真是光荣。”

  “就像是卡姆涅这样可怜的孩子?”

  “是的。”

  “好吧。”留里克深深点头“也许我应该拜托我的父亲,秋季再去你的故乡,带回来一些男孩。我需要培养更多的铁匠。”云山剑宗

  莉莉娅,她嫁到罗斯堡也带着振兴白树庄园的“战略目的”。提及铁匠,她的精神高度精神。

  留里克继续撺掇“你去告诉你的丈夫。我要让你的丈夫和你的父亲(指公公)教会那些孩子打铁,你的丈夫有些犹豫,快帮我说服他们。”

  事情的发展真是留里克喜闻乐见的。

  虽是语言不通,莉莉娅使劲拽起卡威的胳膊,以少量的她懂得的诺斯语词汇,要求丈夫支持留里克的要求。

  “留里克,你跟我妻子都说了什么?你瞧她,就像是一只粘人的小狗。”卡威有些疑惑。

  “我和她聊了聊打铁的事,你看,她在要求你支持我的决定呢。你作为一个男人,总得听听妻子的意见。”

  “哦?这倒也是。哈哈!”卡威肆意笑起来“我本是有些犹豫,现在看来我若是不支持,她都不让我碰她身子了?”

  卡威表示了赞同,见状,本是模棱两可的克拉瓦森也表示了认同。

  还是老一套的模式,为了这件事,留里克又与两个老伙计,在一块木板上做出了一个书面契约。

  此时,卡姆涅一直乖巧地坐着,他还不清楚自己已经有了全新的归宿。

  末了还得是留里克亲自拍着卡姆涅的肩膀,命令道“你,爬到那位白胡须老者身边,跪趴好。”

  “遵命。”

  卑躬屈膝这种事,卡姆涅在故乡做的多了。向强者屈服才能获得活命的粮食,之前是给庄园长一家行礼,现在不过是换了一个。

  “接下来……”留里克自己站起身,走到余烬燃烧的篝火旁,用铁勺子舀一勺温热的松针水,倒进在克拉瓦森家已经毫不稀奇的玻璃杯里。

  他亲自端着这杯水,递给跪着的卡姆涅,命令倒“卡姆涅,以后,这位白胡子的老者就如同你的父亲。你把这杯水递给他,倘若他喝了,你们就定下这种关系。你是我的仆人,而他,将是你的t。”

  “t?”卡姆涅弱弱的嘟囔。

  “对,就是t。如同你父亲般的存在。他会把你变成铁匠。”

  “这是真的?”卡姆涅猛然跪正了身子,他实在知道铁匠是一种尊贵的存在。他结果杯子,高高举起,他看着克拉瓦森的脸,眼神里充满期望。

  克拉瓦森可是一脸的莫名其不,“留里克,你这是什么把戏。”

  “嘿嘿,我们至少需要确立一种仪式吧。”

  “仪式?我们不是把契约都做好了吗?”

  留里克急忙摇摇头“我们的契约好了,你与我的仆人,也得有一个契约,这份契约不再需要刻在木板上。我们做一个仪式,比如,我的卡姆涅敬奉你一杯水,你喝了他,就算是承认他是你的tuet。而他,以后会称呼你t。”

  “好吧,听起来很不错。”

  被人敬奉的感觉当然是很好的,克拉瓦森接过了松针水一饮而尽,而他满是茧子的大手,也完全盖在了卡姆涅的头上。

  克拉瓦森也觉得自己确实需要一种所谓收学徒的仪式,而且跪捧着玻璃杯敬松针水的仪式,仪式的样式恰是来源自东方。它就是留里克根据东方的收徒仪式,基本没有怎么改变直接嫁接到九世纪的北欧。

  “好孩子,我会尽可能训练你。但愿,你可以让你的主人满意。”

  话是克拉瓦森用诺斯语说的,即便如此,卡姆涅也感受到了一种近乎于家人般的温暖。

  而且卡姆涅,他听从留里克突击教他的一句诺斯语,附属到“t,我向工匠之神托尔发誓,我会成为好的铁匠。”

  话虽蹩脚,克拉瓦森可是喜上眉梢。因为,他还没听过,除却自己儿子意外,另一个男孩说过这样有志成为铁匠的话。

  他倍感欣慰。

  卡姆涅基本了解到,自己的主人命令自己学习打铁技术,多年后成为一名高贵的铁匠。事情真是奇妙,难道自己以后,要与庄园的大小姐莉莉娅,就在这个铁匠铺活动了?似乎,还有许多同乡,要乘着瓦良格人的大船,跑到这里成为主人的仆人。也许,自己的一些玩伴,也能有幸在这里陪着自己?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留里克的崛起》,“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悟空追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留里克的崛起,留里克的崛起最新章节,留里克的崛起 去看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