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坑宿主的一百万种方式 104、危险的推断

小说:坑宿主的一百万种方式 作者:机甲小熊 更新时间:2019-10-01 08:01:02 转码源网站:少年文学正在进行转码阅读,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扑克牌。”古雯雯面无血色。

  “扑克牌是邪灵发的,沾了邪气不奇怪吧?”

  “嗯,也对。”他抬眼瞅四眼。

  古雯雯神深呼吸然后故作轻松“大家放松些,神经太紧绷想不出事情。不如这样,今晚我们四个待一块,避免落单,让帮邪灵的人有机可乘。”

  “好,反正睡不着,一起看书。”

  他们各拿一本书看,薛青鸟和古雯雯脱鞋坐在床上翻阅。

  表面上薛青鸟在翻页,实则她反复思考任务说明和提示。

  她最先在意第一句邪灵无法现身。

  只无法现身,不是不存在。既然邪灵存在,他以什么形式存在?为什么无法现身?为什么需要玩完一局“抽鬼”游戏?

  显然邪灵受到限制。

  和面具、书籍一样,扑克牌也能视作邪灵的象征符号,不过这枚符号和邪灵的爱好不相关。

  经过刚才测试纸检验,她认为邪灵存在的形式是扑克牌。

  换言之,令邪灵受限的也是扑克牌,这就能解释为什么需要玩“抽鬼”游戏。她作一个大胆的假设,“抽鬼”游戏结束,邪灵才能现身。

  一旦邪灵依附于扑克牌,确实在卧室以外能听见大家说的话。

  念及于此,她心头一震。

  难怪上午王辰提议讨论任务的时候,她感到强烈的视线。视线并非来自肖像照片,恐怕是来自扑克牌吧。

  她毛骨悚然,敢情随身带着一个邪灵。

  另一个问题随之而来,绍杰峰在绝对安全的房间时怎么产生幻觉?

  他和安琪都没有扑克牌,邪灵怎么杀人?

  她眉头深锁地翻页,恰好手里的是心理学书籍。从科学角度解释,幻觉来自臆想,其中一种诱发因素是心理和环境诱发。

  果然房间的布置存在强烈的心理暗示,只要邪灵操控某个人到绍杰峰房间外面,藏扑克牌里的邪灵就能施展幻术……

  不对,其实绍杰峰和安琪曾经接触过扑克牌。

  她鸡皮疙瘩,这个另类的想法更可怕接触扑克牌的一瞬间,邪灵在接触者的大脑种下幻觉的种子。

  用科学的说法就是大脑部分功能受损。

  再想系统的最后一条提示邪灵的话未必是真实。这是唯一一句不是肯定的语气,哪怕任务说明,所有句子都是肯定语气。

  为什么系统不直接提示邪灵的话部分真实。

  书本遮挡着她锋利的眼神。

  第一,系统知道其中一人不对劲,隐晦提示。

  第二,找出邪灵说谎的话。

  如果第一点成立,证明此人受到邪灵操控,而非接到反阵营任务。

  可惜这个人是谁,她还不能确定。究竟是游戏进行中受操控还是接触到扑克牌后受操控,两种答案导致思路产生不同的走向。

  她又翻一页,借机观察其余三个人。他们皱着眉看书,只有闫欢面无表情。

  她收回视线,思考第二点。

  绍杰峰的死让她产生怀疑,安琪的死确定了她的怀疑。

  第一次游戏分组,的确智商平均分配。但第二次就不是了,邪灵有意要安琪死。

  乍看她的一组有三个新人处于劣势,但王辰的话证明,己方的武器越少、越简单越好。

  而王辰一组的平均智商比她一组高,光是闫欢的智商就能秒杀众人。但同时,场景中的“自己”智商相等。

  更别谈他们组有没有内讧。

  因此处决并非随机,而是有选择性。绍杰峰利用规则漏洞抢扑克牌;安琪是荷官,声称自己懂得“抽鬼”的规则。

  如此看来安琪当初的话是对的,“抽鬼”只需六个人。

  邪灵害怕绍杰峰找到规则漏洞,害怕安琪泄露“抽鬼”的详细规则。

  她明白了,“利用规则封印邪灵”的意思是利用“抽鬼”的游戏规则封印。

  房里似有阴风拂过,冷飕飕的,她不慌不忙翻地下一页。

  后半夜,看累了的古雯雯合上书本眯一会,四眼和闫欢仍精力充沛。

  房间安静过头,四眼没话找话问闫欢“你的智商这么高,平常的成绩是不是很好?学霸级别?”

  “成绩好的标准是什么?满分还是考上好的大学?”

  “呃……你考大学没?”

  “明年高考。”

  四眼顿时同情。“以后要做任务又要上学,累惨了,不过我觉得你能兼顾。我上大三,说忙不忙,说闲也不闲。”

  闫欢嗯了一声,视线没离开过书本。

  “你想过之后念什么专业吗?你不搞科研简直浪费人才。”

  “没想好。”

  四眼噎着,接不下去只好继续看书。不久,他又找话题“你们觉得邪灵自杀的原因是什么?”

  薛青鸟放下书本望四眼,“要么是自身问题,要么是外界压力导致自杀。我们不熟悉这个世界,不晓得外界压力是什么。”

  “如果是邪灵自身的问题呢?”

  她怔了怔,才注意到系统提示邪灵是自杀。他杀或自杀一样能产生怨气,系统为什么特意提这点。

  “根据邪灵的爱好、书柜的书和房间的用色,邪灵生前对心理学颇有研究,决定不是入门水平而已。至于他自己有没有心理病,不确定。”

  四眼若有所思。“难怪我第一个游戏遇到的案件有精神病人。”

  闻言,薛青鸟和闫欢同时盯着四眼。

  “你们干嘛这种眼神,我说错什么?”

  “是哪种精神病人?”

  “臆想症吧。老是说有人要害自己,连邻居也想毒死自己,行为和语言古怪得很。”

  闫欢一睨,“那叫被害妄想症。”

  “一样是精神病嘛。难道你们的案件也有么?”

  薛青鸟表示她的案件就发生在精神病院,凶手和嫌疑人都是精神病人。

  四眼咋舌。“邪灵真是恶趣味,喜欢用精神病做文章。”

  “说不定邪灵也有精神病。”闫欢喃喃。

  不知不觉到凌晨三点,薛青鸟建议睡一会,养精蓄锐迎接最后一天。

  四眼和闫欢趴桌子合眼。

  七点才天亮,他们各自回房间洗漱,八点正才离开房间。

  窗外透进惨白的雪色,暴风雪依旧肆虐。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悟空追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坑宿主的一百万种方式,坑宿主的一百万种方式最新章节,坑宿主的一百万种方式 少年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