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剑骨 第十七章 阿宁

小说:剑骨 作者:会摔跤的熊猫 更新时间:2019-11-25 06:23:47 转码源网站:飘天文学正在进行转码阅读,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剑斩开山水瀑布。

  收剑。

  向下按压斗笠,摆出一个潇洒的姿态,不回头也知道那座瀑布被剑气斩断,小半座山头都会垮掉。

  井宁按住木剑,准备回身。

  一只温暖的大手落在他的额头,小鸡啄米一般打着瞌睡的井宁猛地惊醒,连忙用袖子擦拭自己唇角连绵成线的口水,客栈里来来往往的江湖人脾气可不太好,自己大白天打瞌睡,若是惹恼了哪位高手,可要倒大霉。

  井宁抬起头来,睡眼朦胧,看到了一张模糊逐渐变清晰的笑脸。

  “帮我倒壶茶,谢谢。”

  他下意识应了一声,浑浑噩噩准备站起身子,然后浑身汗毛炸起,身子僵硬。

  看清了那人的面孔。

  宁奕笑着问道:“怎么了?”

  “没……没什么。”

  少年努力挤出一丝笑容,让自己看起来十分朴实,接着起身一路小跑,端茶送水,动作极其麻溜,同时望向客栈的窗外,已是正午了,忙碌了一上午,大部分的活儿都干完,他才赶紧抓紧时间趴在桌子上小憩一会。

  井宁实在是太累了。

  昨夜从望月井赶回来,一路上小心翼翼,三更才回来,还得躲着老爹,溜回自己的房间,睡了约莫一个多时辰,鸡鸣之时就被喊醒,先是下楼去马厩里喂马,然后就是端茶送水熬粥的老一套。

  客栈里的江湖客,来往密度很大,有人来了就住店,第二天大早就风尘仆仆离开,很少会有正午才起床来楼下吃饭的住客……而这一男一女,身上带着一种风轻云淡的气度,好像一点也不赶,不着急,来这片荒芜大漠,像是度假的。

  井宁在心底咕哝着,哪里会有这么奇怪的人?

  看起来是一对神仙眷侣,身上一丝烟火气都不染。

  可他昨晚可看得清楚,这两人修为高的可怕,那位赴死山的二当家,瞬间就被飞剑斩杀……这修行境界,恐怕自己只有在梦里才能做到吧?

  思绪恍惚。

  井宁来来回回,上了一盘切得齐整的卤牛肉,两碟小菜,一壶茶,然后从浑噩中醒来,挤出一个朴实的笑容,准备躬身离开。

  “怎么称呼?”

  桌那边忽然开口。

  井宁吓了一跳。

  他低垂眉眼,根本就不敢去看宁奕的眼睛。

  少年老老实实道:“阿宁。”

  宁奕挑眉道:“阿宁?”

  少年再度轻声道:“井宁。”

  阿宁,井宁。

  “别担心,我不是什么坏人……”宁奕轻轻嗯了一声,微笑道:“你我还蛮有缘的,我名字里也有一个‘宁’字,不过是姓。”

  “宁先生……”少年忽然发觉,对方似乎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可怕,至少笑起来还挺和善的。

  井宁也露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

  然后他就听到了宁奕的下一句话。

  “当然,我也不是什么好人。”

  井宁的笑意有些僵硬。

  桌底,裴丫头有些无奈的掐了一下宁奕。

  宁奕立马正襟危坐,拍了拍有些吓到的井宁肩膀,在桌上放了一些碎银,轻柔道:“放心坐下来,闲

  (本章未完,请翻页)

  着无聊,咱俩唠一会。”

  井宁有些担心,望向柜台的方向。

  老板对宁奕笑了笑,目光触及宁奕摆在桌上的碎银之后,一副点头哈腰,连忙挥手示意阿宁可以坐下来陪这位阔客好好聊一会,自己连忙拾掇抹布,去别的桌忙碌,端茶送水。

  井宁的目光有些厌恶。

  他可不会跟那卑微男人客气,也不会跟银子客气。

  少年郎直接把这些碎银攫到自己的腰囊里,大大方方坐了下来,故作无事的问道:“宁先生想聊些什么?”

  “没什么,初来乍到,不太熟悉,想问问周围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宁奕笑着开口。

  “这个我熟,东行十五里,有片绿洲,集市,那里人多,热闹,许多来客栈打尖住店的,大多是要赶去那集市里做些小买卖,偶尔也有大商队。”少年郎收了银两,老老实实坐在板凳上,颇有些指点江山意味的,絮絮叨叨说了起来,他在这生活了十多年,每一粒尘土都了如指掌,说话之间带了些沧桑意味,“北边有座小城,城里有茶楼,酒馆,只不过离得太远,约莫四十里?而且那边的物价可贵了,贵的离谱。西边原路返回,大漠连天,不过我知道有个地方,在大漠交界处,就他妈离谱,整的山清水秀的,还挂着座小瀑布,据说以前还有剑仙在那留过石碑,忒好看。”

  宁奕笑着不说话,拿筷子夹着牛肉,细嚼慢咽。

  裴灵素戴着一顶白色帷帽,今天不是一身紫衣,而是一身白纱,佩剑竖在身侧,轻轻靠在椅子腿旁,像是一位安静出尘的世外仙子。

  井宁就浑然不觉的,一路从南讲到北,从东念到西。

  直到他说完。

  宁奕还是那副笑脸。

  井宁有些惘然,眨了眨眼。

  “说完了?”宁奕微笑给他倒了一盏茶,缓缓推过去,“听说这周围有一口‘望月井’,很出名,你怎么没说?忘记了?”

  阿宁的额头渗出了冷汗,他接过茶盏的手指开始发抖。

  宁奕继续笑道:“而且这里似乎不算太平,昨晚有人跟我说,赴死山是这里最大的匪帮头子……是这样么?”

  阿宁哭丧着脸,索性也不装了,有气无力道:“你们都看见了?”

  想想也是。

  这两个年轻男女,一看就是厉害角色。

  宁奕摇了摇头,若无其事道:“喏喏喏,记住,我什么也没看见,你也什么都没看见……在江湖上行走,口风要严,不然可会惹上大麻烦。”

  井宁如释重负,松了一大口气。

  他攥紧衣袖,这个时候才发现,衣衫后背已经全湿透。

  “哥,别吓唬小孩。”裴灵素忍不住笑出声音来。

  以他们二人的修为,早在一开始就知道了那小镇里躲着的少年。

  宁奕和裴丫头的神魂之强,方圆之内,哪里容得下有其他窥伺之人?

  甚至连他的栖身之所,都看得清清楚楚,那破败木屋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块碑位……这可怜孩子是赶了一晚上的夜路,给他娘亲的碑位上香的。

  宁奕拍了拍井宁的小脑袋,淡淡道:“之前那些话,不用放在心上。我在这里暂住几日,你爹开个客栈不

  (本章未完,请翻页)

  容易,惹来了赴死山,我大可以拍拍屁股走人,这客栈到时候就逃不掉麻烦了。”

  阿宁有些惘然,然后立即明白了宁奕的意思。

  他拼命点头,小鸡啄米一般,然后露出了傻笑,“宁先生……我可以喊您宁先生吗?”

  宁奕摇头,板着脸,“不行。”

  阿宁又傻眼了。

  这个少年身上带着一种很独特的气质,聪明而又木讷,在大漠黄沙里艰难求存,学会了猜测人心和小心翼翼,却始终没有恶念,像是一块璞玉。

  宁奕很少这样去“逗”一个人。

  他笑道:“喊我宁大哥就可以,不用那么生分。”

  “宁先……宁大哥。”井宁挠了挠头,他从怀里把那些碎银取了出来,一枚一枚数着,一颗不落的摆在桌子上,认真道:“这些银两您还是留着吧,无功不受禄,昨晚的事情我是不会说的,至于介绍周边风景,只是小事。”

  宁奕挑了挑眉,他淡淡道:“我缺钱吗?”

  这话说得风轻云淡。

  在过往的十几年来,宁奕在西岭穷困潦倒的时候,做梦都想像今天这样财大气粗的说出这种话。

  他看出了少年把碎银摆在桌子上的时候,眼里的不舍,还有窘迫。

  以及果决。

  阿宁没有去动桌子上的银两,他端正身子,认认真真问道:“宁大哥,您……是修行者吗?”

  宁奕笑着反问道:“你说呢?”

  井宁的目光扫过了裴灵素身旁的剑,还有宁奕腰间的那把纸伞。

  直觉告诉自己。

  这位宁大哥是一个很厉害的修行者。

  事实上,那一夜,出剑的根本就不是宁奕,而是车厢里的裴丫头,只不过飞剑之术,咫尺杀人,一个没接触过星辉修行的少年,怎么可能看得清楚,哪怕阿宁的目力异于常人,也只是看清了一连串血线从赴死山二当家喉咙里飙射而出。

  在他看来……这位宁大哥,显然是驭剑杀人的那位主儿。

  至于身旁,柔柔弱弱的姐姐,虽然带着一把剑,但看起来实在不像是修行者。

  在阿宁的世界里。

  修行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大漠里灵气干涸,无师无门,不走魔道,很难沟通天地灵气,连初境都无法破开。

  而来来往往,在客栈里的修行者们,大多很是冷漠,他们从不低头,更不会关注到这间客栈里还有一个卑微的,等待着机会的少年。

  所以井宁鼓起勇气。

  他拿着颤抖的声音,对宁奕哀求道:“这个要求可能有些过分……宁大哥,求求了,您能不能教我一些皮毛功夫,一点点,一点点就好。”

  宁奕平静看着阿宁。

  他看着这个与自己当初有那么一些相似的少年郎。

  的确是有些相似的。

  只要吃过苦……身上就会带着这种挣扎。

  这就是他把阿宁叫到桌子前的原因。

  但是听到这句话后。

  宁奕皱起眉头。

  他摇了摇头,缓缓道了两个字。

  “不行。”

  他拒绝了阿宁的请求。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悟空追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剑骨,剑骨最新章节,剑骨 飘天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