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归向 26.9 名声渐起

小说:归向 作者:核动力战列舰 更新时间:2019-12-06 07:18:01 转码源网站:飘天文学正在进行转码阅读,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在云层中,一只体长四十米,还是年幼的裂风龙正在液氢中疯狂扭曲,其周围已经被一群体型大过三米的电链虫围上了。

  这一只又一只电链虫扇动着桨叶一样的翅膀在周围游曳,看起来如同一团团蜜蜂,但若是仔细一看,很明确分为了两个部分,一个部分是以干扰为主,在裂风龙视觉、听觉器官附近绕圈圈,而另一个部分则是在尾部还有腰部这些盲区上伺机而动。

  所谓的伺机而动就是,直接撞上去,将头部的尖刺戳到目标体内。

  现在的大型碎齿兽身上都有一层层鳞甲,这是一套非常良好的保护机制,所以电链虫攻击成功的概率并不高,通常是撞上后擦边而走了。

  这样的撞击虽然没有对裂风龙造成实质性伤害,却令裂风龙躁动不安。开始加大力气扭曲身体,这么一来其体力消耗就变大了。

  在足足斗了四十分钟后,确定这头大型碎齿兽身躯扭动幅度放缓,尖锐对准了其身体弯凸处(由于是向外弯折部分上,鳞片间缝隙变大,容易刺进去)。

  终于,一只电链虫直接将尖刺刺了进去,在百分之一秒中,注入了酸液,这酸液的浓度在人类生活的环境中并不高。在做化学实验的时候,手指往这个级别的酸里面蘸一下,然后迅速放在水龙头下一冲,也就是手指表面的死皮微微泛黄。

  但是,在还原性生物体内,那可就不得了了,场面基本上就是和地球20世纪初期武侠电视剧中一杯毒茶打翻在地,噗通冒泡的场面一样,甚至更加剧烈。在大量反应热量聚集时,甚至还能看出火光。

  仅仅这一刺,威力虽不比其他碎齿兽身上的尖刺撞击,但是却让这头年幼的裂风龙直接重创,如同碳酸饮料中的水质疯狂流动。

  至于撞击的那只电链虫,由于其尖刺外层也是金属质,内部有大量的斜槽凹陷(内鞘是防酸的高分子化合物镀层)。反应的气流沿着凹陷喷出来,让这只电链虫的尖刺在反应气流的推压下迅速拔了出来。

  这场成功的捕猎并没有让这只电链虫有多大损伤,受损的尖刺回家后完全可以换一把。它的成功经验会录入到脑部记忆器官中,传输给其他电链虫类似的记忆器官,给予借鉴。

  而裂风龙则是被叮后感受到了巨大痛苦,挣扎进一步地消耗了其身上的能量,在十秒后,挣扎稍稍放缓,有另一只电链虫也撞了过去,在其身上造成了另一个冒烟的破口,最终这个霸主级别生物,带着六个冒烟的破口,如同死蛇一样缓缓下落。

  当然尸体不会被浪费,电链虫的兵虫会弹出长长的吸舌,如同套马一样,套住尾部,煽动桨叶的翅膀缓缓发力将其拖到自己筑的巢中。

  上述这一幕,被一旁的科研记录器全然记住,这个视频资料将和其他数量庞大的资料一起被统计,按照生态链的位置分类,成为均摘星论文中一条小小的数据。

  【一场激烈的猎杀,却只是生态链洗牌过程中冰山一角的小小琥珀剪影】

  整个裂风龙族群,除了上述那个幼年亚成体,和少数老年个体被电链虫围殴消灭外,其他壮年族群则是带着被自己寄生控制的附属牧群进行远航,离开了这片栖息地。

  它们并不是死于成年个体的战斗力不足,而是其族群生态基础在电链虫进入后,生存环境极度恶化。

  它们族群收集食物的效率太低,想要维持能量消耗,必须将族群分裂,来控制更多附属兽群,把现在占据的空间扩大多倍。

  然而他们分裂后,落单的概率也就大了。也就是在这个过程中,裂风龙的大量亚成体被猎杀。这彻底宣布了这个区域内的裂风龙在种族竞争中失败。

  成年体系强大?战斗力强?嗯,没有概率发育到成年体,族群的最强个体值,就不能代表其族群。

  裂风龙族群在电磁交流中,类似群体意识的概念,让它们所有现存成年体离开,较为软弱的让出了这片栖息地。

  上层食物链洗牌,造成了下层一系列的变化,就如同人类更改自然界猎食规则后。

  野猫、耗子、麻雀,就构成了人类居住区的食物链。因为克制他们的野狼、蛇、鹰隼因为体积和生存习惯无法在人类活动的范围内生存,故将生态链让给了那些适应新环境的动物。

  大风暴黄带区中,电链虫将上层裂风龙干掉,然后把中层也一顺溜给抢光了,直接给风筝海葵创造了极佳的生长环境。

  原来风筝海葵为什么泛滥不起来,因为其细长的风筝线是其他物种极好的啃食对象。就如同人类的农田庄稼一样,一旦没有人类打理,各种虫子还有植食性物种会快速将其啃食干净。

  现在这些风筝海葵已经没有了旧生物群落的遏制,快速繁衍茂盛,形成了非常茂密,堪比马尾藻群一样恢弘的茂密植被,已经开始以几十公里为一簇的密度,飘荡在大气环流区域内。照这么发展下去,再过几年数量会越来越多。

  ……

  宇宙历834年,十一月。

  均摘星正站在电磁浮空城市中做论文汇报,汇报的主题:《人干涉物种与未来工业联系》。

  人类一开始干涉磁云星生态,是为了抗衡磁云星本土物种对自己的干扰,而现在电链虫和风筝海葵协同发展,为磁云星种田开采支援提供了新的思路。

  自然界大灭绝,都是整个生产体系的崩溃,导致食物链上层能源匮乏,从而一系列大型物种被彻底解决。

  人类的特殊性在于主动插手生物生产体系——种田。

  按照均摘星论文上强调的核心概念:

  控制自然的生产体系,调节生产效率,为自己物种提供充沛的能源。掌握了种田,以往那种可怖的灭绝,就很难灭绝人类了。

  成群结队飘荡的海葵,俨然已是一种种田的模式,只要稍稍进化,就能如同滤网一样,把大片大片液氢层的金属物质过滤干净。而电链虫这种工具物种在风暴区的竞争,证明其足以保障这种海葵不受其他生态物种的侵蚀。

  论文在描述未来的时候,难免有些自吹自擂。但是,也只有自吹自擂,才能让更多的人加入自己的主导项目。

  科研这东西可不是,憋在家里面暗暗研究,闷声发大财。

  其他人的科研成果愿不愿意交换,以及交流后知识产权的问题,那都不是最重要的。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一切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因为只有该领域,有其他同行在研究,有可供交换的成果,你才能有心思思考上述问题。

  并且,首位提出该成功思路的研究者其公开研究成果看似被白嫖时,其实收获的是更宝贵的东西:以自己为中心的合作渠道。

  【杂交水稻思路是袁提出的,但是彻底实验成功,将思路化为最为实用的现实,是全国研究所完成的。而后袁的科研部门能够持续拿出一流的成果,是因为在该领域中享有权威,合作渠道众多。】

  这片电链虫的论文在分享过后,立刻引起了磁云星上很多其他悬浮城市相关科研者的兴趣。

  然后就是源源不断的研究部门来和均摘星询问实验思路以及商谈合作。

  均摘星与这些实验室签订了合作方案后,把自己的核心数据分享出去。但方向上以自己为主,把过去那些自己想研究,却分身乏术未能落实的方案,交给对方,约好未来双方在应用领域共享成果。

  这些合作,确定了未来五年内电链虫族群要在整个磁云星的各个环境下,开始谱系众多的进化。

  这肯定会撼动碎齿兽的主流研究地位,毕竟呢,磁云星的研究者们现在都已经察觉到:碎齿兽种类的进化已进入瓶颈期。

  主流科学家想要增加其体内电控(神经元)系统,却发现其内部的条件难以支持。而电链虫这种新兴的结构,似乎一开始就是为未来电控复杂化而设计的。

  风潮带动了尘封的论文档案,炽蝶绚的数据资料点击率也不断攀升——毕竟均摘星的核心数据在法律上允许有十年的保护期,而炽蝶绚的所有数据全部公开。

  有部分研究所可能会顺着炽蝶绚的数据做研究投入,但是大部分还是会选择直接找均摘星合作,毕竟十年时间可不短啊!

  因为电链虫技术接下来将进入一种爆发式发展中。

  ……

  宇宙历834年年末,在悬浮城市中的办公大厅内。

  均摘星刚刚和第六裂谷区域的十七号实验室交换了一种“电珠海蜇”的物种资料,立刻将左拳和右掌拍击了一下。

  确定多了一种同新的电链虫共生的生产者,均摘星按了按自己鼻梁上的数据目镜,轻声自语道:“嗯,磁云星!未来,会不会变成工业中心呢?”

  均摘星看着目镜中一下子投影在面前的磁云星投影,突然有点失神。

  【科技爆炸有时候,就是这么突然】

  宇宙历八百年,科研系统比过往任何一个时候都有活力!换而言之,在技术上充满野心的不只是均摘星。

  在均摘星抛出电链虫这个物种链前,其他科研部门也是想把磁云星上的某个物种直接拔成虫群的!

  其中第六裂谷的这个大型研究所,就是想从碎齿兽中找出一类,和基层生产者达成有效共生的“种田”关系。

  均摘星找到了大风暴区域的风筝海葵作为电力收集的生产者,而六号裂缝区域早在一百四十年前,就技术储备了另一种更高效收集电力的物种:“电珠海蜇”。

  这东西能借助每日的洋流变化,还有不同位层的温差收集电能,而且聚集数量集群越多,能收集的电流也就越多。是一种比风筝海葵更具广泛适宜性的生产物种。

  然而储备了生产物种后,唯一的问题,是哪种碎齿兽能和这个物种共生起来,然后将这个物种保护壮大。

  没有人类保护的农田,自然情况下几个月就能变成杂草地。那个实验室一直在筛选碎齿兽。但是他们选择了碎齿兽作为虫群种,就点儿背,一百多年都没有出成果。碎齿兽的身体上大量运动结构是液压提供粉碎的力量。现在这些旧结构成为了负重!使碎齿兽身体向电传动进化一直是先天不足。

  直到现在,均摘星选对了。他们突然发现:“哎!?貌似那十四岁小屁孩的东西,出奇的适合耶!”

  他们把均摘星的电链虫族群和电珠海蜇共生,好家伙,这种共生十分完美,就如同人类在新大陆找到了玉米。

  电链虫族群迅速繁衍壮大,而电珠海蜇在富饶的区域内形成大片滤网。——虽然电珠海蜇和电链虫在进化上还有些问题,导致电链虫缺乏关键元素,电磁讯号的分辨能力下降,族群的战力比起风暴区有所下降。

  但是该实验室认为,比起先前的死胡同,这都是能够解决的问题。

  旁白:这一下,在磁云星内的均摘星是真的声名鹊起了,其名声甚至传到土之星指挥官学院那儿。以至于让那帮原本不清楚均摘星去向的指挥官系学生们以及导师们好长时间都无法理解!

  当然,均摘星现在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闪耀。

  均摘星:“天骑士职能还没有亮相,比不过融继英,指挥官系勉勉强强能和一流对线,但是现在大家肯定记住的是第一名苏天基,而我现在是多少名来着?”

  不疯魔不成活,心里老念叨着事情,所以就越来越淡忘其他。

  然而,就在六日后。宇宙历835年年初。

  土之星外围,灼炽星港,休息室中,

  正预备远征火之星的苏天基正在刷新闻。大型运载舰队还有65个小时才能起航。所以他还是比较轻松地在放松心情。房间内非常简约,桌面上摆放着一盒手工制作的“酒心”巧克力。

  旁白:现代生活无处不是自动化,手工制作的食物很少了,嗯,那是融继璇送给苏天基远行的礼物。

  苏天基身边的大型投影上,是他的前辈白久漾。

  现在这位青年指着磁云星有关电链虫的消息,对白久漾问道:“上者,均摘星的人生真是精彩的让人羡慕呢,嗯,您能帮我介绍见一下面吗?”

  ——指挥官也是一种大制造师,故通常都会对前沿技术极为关心!

  电链虫的技术新闻让苏天基觉得相当厉害。未来发展到太空阶段,绝对能让一些传统的天基智能武器更大幅度廉价化。

  故,对均摘星的才能产生了敬佩。

  是的,作为当代青年中指挥官的他,钦佩一流的技术制造者,这没问题。

  但是在还在戳蚂蚁的白久漾却听者有意。

  他缓缓地从玻璃板上站起来,似笑非笑地对界面上刷新闻的苏天基问道:“哦,厉害?”

  苏天基还在睁大眼睛盯着“电链虫在磁云星上成群结队猎杀”的图像资料(可参考看动物世界的你)兴致勃勃地点头道:“厉害,当然厉害,他那么小,我两年前第一次看他,就——”

  说到这,这位年轻的上位指挥官余光看到了旁边投影界面上白久漾不善的笑容缓缓闭嘴。

  白久漾也打开了新闻界面,盯着均摘星的头像,似乎是问均摘星,也似乎是说给苏天基听:“你说,指挥官这职业不好吗?”

  苏天基敷衍地露出了傻笑。

  唉!白久漾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从一旁的书架抽出一本历史书,书页上自然而然地摊开到了当年的,鸟蛋事件的章节。

  略有所感,白久漾的指尖出现了短促的激光,在上面写下了些许感言。

  隔着界面,看到这一幕的苏天基诧异问道:“上者,均摘星不会是被你砸蛋后,才上磁云星的吧?”

  白久漾扭头威胁道:“信不信,我把你砸到风之星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悟空追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归向,归向最新章节,归向 飘天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