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对着剑说 第四百一十三章 立场相左

小说:对着剑说 作者:兰帝魅晨 更新时间:2019-11-10 19:02:47 转码源网站:飘天文学正在进行转码阅读,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云暮烟见李天照的母亲支撑着站了起来,知道性命无碍,松了口气,转身一剑震飞了冲过来的万战将的兵器,那人也口吐鲜血的摔飞出去,却直接晕死当场,没办法再爬起来。

  这当然是云暮烟控制着力道,否则直接震死,毫无生还的可能。

  “既然是孤王的人,就不要再对我们挥剑!玄衣王将追杀是因为他们要离开乱战之地,现在我会带他们回去。”云暮烟说话间,接连挥剑震倒了五个追击孤行人的万战将。

  蝴蝶剑见李天照的母亲保住了性命,杀戮千影又真的给了孤王面子,连忙就说:“不要再追了!让她们退回去!”

  “谁说让他们走!”李天照的娘看着云暮烟的脸,激愤难平!

  她许多年不曾吃过这种单方面的大亏!眼下又是刚来乱战之地,主动请缨来追击的,现在还有这么多孤行人或者,她却要放他们走?

  玄衣明明说过,任务的目标就是全灭这些离开的孤行人!

  她,孤王的母亲,怎么能初来乍到就给孤王丢脸?

  更不要说——身边那么多老活计都被这个浑身浴血的女人斩杀!

  有仇不报,怎么可能?

  李天照的娘忍着震伤的痛苦站起来,还要挥剑冲过去,却被李天照的父亲、陈皮以及几个老伙计拽住,蝴蝶剑也急忙冲过来拦着她,扭头对云暮烟云暮烟为首的孤行人道:“你们快走!快点——”

  “不能让他们走——”

  云暮烟让众人快走,她落在最后,听见背后的吼叫声音时,她不由回头看了眼那一脸不知道怕死般的凶悍女人。

  ‘李天照说过他父母绰号搏命鸳鸯,还真是悍勇的很,只是,她知道自己为何而拼吗?’云暮烟径自护着孤行人们越去越远。

  村主女霸主很是不甘心的道:“云首不该放过他们!”

  那些幸存的孤行人里,就有许多眼看朋友被屠杀的愤怒叫道:“云首因为孤王,就不替自己人报仇了吗?”

  “云首因为的不是孤王!而是你们!他们那么多人,云首固然能把他们一个个的都杀掉,但等到云首杀了最后一个人时,这期间你们还会被他们杀死多少?云首今天来是为了救护你们,不是为了杀人!她时刻想着如何尽可能保护你们,你们从开始就不信云首,非要把自己置于险地,现在云首救了你们,不知感恩也就罢了,还要反过来中伤云首么?云首刚才那么多孤王的人都杀了,多少几个少杀几个还在乎?”梦中游的妻子梦刀不等云暮烟开口,就激愤的抢先接话。

  那些幸存的孤行人们被斥责的愧疚难当,至少都没有脸面再说什么质疑的话了。

  可是,还是有人心里觉得,梦刀说的不完全是事情。

  事实上,陪云暮烟来的村主女霸主也觉得,云暮烟住手,固然有不想多死人的缘故,可是,恐怕误杀孤王父母妻子的理由,必然也是关键,至于两者在决定中占据的比重,那就只有云暮烟自己知道了。

  又或许,云暮烟自己也不知道。

  但女霸主什么也没说,梦刀不可能不明白,抢着答话,就是为了维护云暮烟这个云首的形象,她又岂能拆台?

  再者,她实在觉得,旁人或许有资格因此质疑云暮烟。但这些反对云暮烟,一意孤行要离开,最后还是靠云暮烟救下来的孤行人,是决计没道理质疑的。

  云暮烟什么也没说,拳头捏的很紧。

  背后,还听见了那把声音在叫喊:“不能放他们走!快追啊!追啊——”

  梦刀扭头看了眼,一语双关的说了句:“这女人大概就是孤王的母亲,全然是个玄天武王座下的标准合格战士,恐怕比当初去村子里时的孤王还更对玄天武王忠心,有这般样的人在乱战之地,将来日子恐怕不会好过了,也休想得到她的善意。”

  是孤行人休想得到她的善意?

  还是说,云暮烟休想得到她的善意?

  女霸主轻声接了句:“到底是立场冲突,就算孤王是云首的真朋友,孤王的父母妻子,孤王旗下的战士却不是。”

  “是啊。像今天这般,我们的人被孤王的母亲带人杀了;孤王旗下的战士被云首杀了。将来难免还会发生,孤王旗下的人战死,他恐怕也会如云首一般为自己人痛心疾首。”

  云暮烟带上袍帽,什么也没说的沉默着……

  “不能让他们走!不能放他们走——玄天武王座下的战士绝不怕死!可以死、绝不能退缩!陈皮快放开我,你要当懦弱的人吗?蝴蝶剑你身为孤王座下第一个混沌剑客,得了孤王那么多助力,初来乱战之地的战斗就用怕死的胆怯作为回报吗?快放开我——快追他们、快追啊!”李天照的娘激动的大叫,眼看着云暮烟亲自断后,护着那群孤行人越去越远。

  终于,人都走的看不见了,众人才放开了她。

  李天照的娘提剑基本,站在高处,却已经不知道孤行人走出去多远了。

  李天照的父亲就劝说:“不要追了,追也追不上,别忘了玄衣的交待。”

  “玄衣的交待?她那是因为孤王担心我们的安危!你别忘了自己是孤王的父亲!今天战死都不可笑,怕死却有何颜面见天照、有何脸面有何脸面见乱战之地的无数战士!”李天照的娘激动的斥责着,转而又一把揪着陈皮,拽着他到一个又一个惨死老伙计的残尸面前,质问道:“过去你不是这样!今天为什么变的这么怕死?你看看,你好好看看——我们性命相托的战友们一个接一个的被那女人斩杀!而你们竟然不敢报仇,只知道顾惜自己的性命!陈皮、你对得起他们吗?你对得起他们吗?你以前的勇气都去了哪了?断了条胳膊当了一些年的铁匠、把你战士的勇气都消磨殆尽了吗?”

  陈皮看着一具具残尸断骸,那些熟悉的老伙计们,才刚升上千战将不久,刚兴奋的通过战时特例拥有万战将战印,结果,就死在了指望大显身手的初战……

  “我看到了,也看的很清楚。我很清楚生命的珍贵,也很清楚一个没有机会上战场的战士的痛苦!你可以因为悍勇喊杀,但你怎么让战死的老伙计们死而复生?”陈皮断了的右臂还在流血,他迎着李天照母亲的目光,丝毫不让。

  “战死本来就是战士的归宿!你就是怕死!”李天照的娘大声呵斥,情绪很是激动。

  一众老伙计都知道李天照母亲的脾气,连忙过来劝说:“好了好了别吵了,你们两个现在心情都不好,一人少说一句,冷静冷静。”

  “怎么冷静?一个、两个、三个……十一个老伙计,十一个人!全都被那恶女人杀死!她杀人就杀人,还喜欢把人一剑两段!看着这么多老伙计惨死在眼前,怎么冷静?陈皮,你怎么就能只顾自己的怕死?我们这么多人,围攻之下还杀不了那个恶女人吗?战士因为怕死就放过那样的敌人活着离开?”李天照的娘继续怒声质问。

  陈皮心里有气,就说:“明明玄衣王将有叮嘱,已经死了这么多老伙计了,难道还要为了意气用事再死更多吗?你只说战士应该不怕死,就没想过战士怎么死才值得?怎么死是不值得?”

  “为玄天武王而战——任何时候战死了都值得!你连这都忘了?陈皮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啊!每一个战士都知道的道理,你竟然忘了?你问问老伙计,除了你,谁会忘了战士之心!你们忘了吗?你忘了吗?你忘了吗?你记得吗?”李天照的娘逐个去问,每个人都说记得,都点头。

  陈皮看着那些老伙计的脸,无声的露出一丝自嘲的笑。搏命鸳鸯夫妻俩是刚复活不多久,还怀揣着当年的年轻稚嫩和激情。

  可是这些老伙计不是刚复活,他们跟他陈皮一样,都经历了漫长时间和冰冷现实的捶打。他们仍然相信要为无望而战,却已经知道,自己的命也非常珍贵,能够拼上王将复活亲人少之又少,人死了就死了,伤残到最后无法战斗了也就是废了。

  只是,大家知道现在跟李天照的父母说不通那些时间才能领悟的体验,又都了解她的脾气,所以都应付着说是,说好,说记得,说没忘记。

  没忘是没忘,其实早已没把那些奉为唯一的真理了。

  “看看、陈皮你自己看看——除了你,大家都没忘!”李天照的娘怒目而视的瞪着他。

  陈皮实在有一肚子的真心话想说,却又知道说了也没用,李天照的娘根本就没体会,不会听。

  蝴蝶剑恐怕他们争吵的更不可开交,也知道陈皮知道杀戮千影的厉害,就过去说:“我们全部加起来都不是杀戮千影的对手,刚才那个女人,就是在守护城杀数百后天混沌剑客的孤行人首领,云首杀戮千影。”

  “还有你——”李天照的娘手指着蝴蝶剑的鼻子,很是愤怒。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悟空追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对着剑说,对着剑说最新章节,对着剑说 飘天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