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厂恩仇记 第一百六十六回:失手被擒

小说:东厂恩仇记 作者:满城花雨 更新时间:2019-10-23 13:25:45 转码源网站:去看书网正在进行转码阅读,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仇人见面分红眼红,王卜义偶遇白展鹏,激起心中前仇宿怨。他知道白展鹏定然不会善罢甘休,是以密派王福带着府上恶仆,前来暗害白展鹏。

  暮夜时分、月高风急,恶仆们在李山羊茅屋的周围堆放了柴草,引燃之后,又埋伏在附近准备强弓硬弩,射杀逃出火海的众人。火借风势,风助火威,瞬间李山羊的茅屋化成一道火龙。弥漫的烟气将众人呛醒,李山羊引着众人赶忙向外面走,这时只听一声“放箭”,密雨般箭矢朝着茅屋向来,李山羊避让不及,中箭倒地。他奄奄一息的告诉白展鹏,赶快逃走。没想到久逢故友,就给他带来了无妄之灾,展鹏心中悲愤不已,他双目喷火、咬碎钢牙,欲冲出浓烟找王仆义报仇,

  玉凤扯着他的衣服说道:“大师兄,王仆义这个恶贼用强弓毒水,阻住了出口,这滚滚浓烟,咱们如何逃出去啊?”

  展鹏哪里经历过此等场面,他只喊打喊杀,却是素手无策。王仆义在门外拒马扬鞭,咧着蛤蟆大嘴,不时地狞笑着。关键时刻,还是存义沉稳准静,他让紫嫣和玉凤赶紧到屋中取水,又从衣襟扯下布片浸湿之后,分发给众人,他对悄声地告诉众人,低头猫腰、又湿布掩住口鼻。此法果然奏效,众人轻手轻脚的离开了火海。

  王福驻步旁边,看着腾腾而起的火光,对王卜义说道:“老爷,里面没有了动静,那姓白的恐怕是化为灰烬了。哈哈哈。”此言一出,王卜义也是放声狂笑,白展鹏一死,斩草除了根,他以后可以高枕无忧了。

  “可惜,可惜。”王卜义撇着嘴说了一句,王福听得是云里雾里,他不明白王卜义的意思。王卜义嘿嘿一笑,对王福说道:“王福,可惜那三人跟着白展鹏陪了葬,稀里糊涂的上西天去了。”

  王福怪眼一翻,咧着蛤蟆大嘴笑得合不拢嘴,他对王卜义说道:“老爷,大不了请个和尚,给他们做个法事超度超度。”说罢,二人放声大笑。

  白展鹏在院外听得一清二楚、真真切切,他怒目圆睁、双拳紧握,以灵狐跃溪的迅捷,闪现在二贼的面前。王卜义看到白展鹏突然出现,

  也不知道是人是鬼,他正在惊慌失措之际,白展鹏气集双腿,横扫秋风,伸腿将青鬃马扫倒,王卜义猝不及防,裁倒在马下。

  展鹏江水续涌,后招边绵,一个箭纵大步,抢上前来欲抓王仆义。却在这时,王福手拿柴刀,使了一记裹脑缠头,冷森森的刀锋,朝着展鹏削了过去。展鹏听音辨位,俯腰低头一避,就势使了一招鸳鸯回环,一记窝心脚将王福踹倒在地。恶贼呜咽一声,就此立毙。

  王卜义惊骇不已,手中金背砍山刀,蛟龙出海、朔雪回风,他攒动刀柄,使了一招力分中水,直向白展鹏的前鹏搠来,展鹏灵蛇走位转到一旁,左脚向前一探、右腿弓步擎身,接着他伸手扼住王卜义的手腕反身一扣,使了一招猿猴摘果,将王卜义拉下马来。

  寒门秀色之农门娇女

  面对近在咫尺的恶贼王卜义,展鹏意聚丹田气、掌力崩碎石,他双手一推,使了一招猛虎掏心,一掌又将王卜义毙于马前。恶仆们傻了眼,个个犹如泥尊石雕一般,展鹏冲着他们大喝一声,恶仆们才走失魂落魄中缓过神来。

  这时紫嫣和玉凤走了过来,冲着恶仆说道:“冤有头,债有主,这是我师兄和王卜义之间的恩怨,与你们无关。现在王卜义受罪伏诛,你们应该遣散回家,再不可纵恶逞凶,如若不然,王卜义前车之鉴,就是你们的例子。”

  树倒猢狲散,恶仆们各自奔逃保命去了。展鹏望着坍颓的茅屋伤感不已,众人苦劝一番,他止住悲切。千面老怪等人穷追不舍,此地离点苍派不远,再耽搁下去,众人皆是凶多吉少,是以他们继续赶路,另谋栖身之所。

  这时一直处于昏迷的小丐也已醒转,他带着众人穿林越山,找到一处山洞权且安身。小丐重伤初愈,听闻杨帮主为搭救众人脱身,苦战高清义和千面老怪,他放心不下杨帮主欲要回去一探究竟。众人苦劝,小丐只是不从。他告诉存义等人,自己熟悉这里的情况,会随机应变、小心谨慎。存义仔细想了想,一人出去打探消息,目标较小,不太容易引起千面老怪的怀疑,更何况杨帮主生死未卜,倘若知道了他的情况,也可以采取相应的对策,总要好过在这里提心吊胆。

  存义叮嘱小丐一路小心,小丐点了点头。千面老怪和高清义虽然以二敌一,杨帮主使出浑身解数、奋力一战,千面才怪先前中了存义的天罡神功,他功力深厚、大难不死,然而连番恶斗伤气大伤,是以出招大不如前。

  杨帮主避实击虚、施展轻功在二贼面前纵跃腾挪寻找战机,千面老怪力求速战速决,杨帮主久历江湖,岂能不知老怪的用意,他时不时在老怪面前出现,令他心有余悸,徒耗真气。高清义这个恶贼奸滑诡诈,他的心中也有一个算盘,等着杨帮主和千面老怪力拼,他好从中坐收渔人之利。二人各怀鬼胎、貌合神离,杨帮主身陷重围,却是有惊无险。一番耗斗之下,杨帮主右脚退后、沉膝曲肘,同时左手变拳为掌,意贯全身、气聚涌泉,一招十字披红,掌上风雷骤起,实实地在千面老怪的肩上打了一掌。

  千面老怪鼻子一酸,如打翻了酱缶醋瓫,胸中顿觉五味杂陈。他捂着阵阵彻痛的胳膊,不恨杨帮主,反恼高清义。他一对鼠雀小眼放出凶光,恶狠狠地对高清义说道:“高清义,你别以为我看不穿你的心思,你在这里围而不攻,不就是想虚耗我的内力,以便从中渔利吗?识相的趁早上来解决杨长志,否则我决不与你善罢甘休。”

  高清义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工字伏虎步向前一探,拉开阵势来斗杨帮主。杨帮主太乙走位,面不改色、目不斜视。二人对视一阵,彼此各带杀机,高清义恶鹰撩翅,出掌先行发难。

  杨帮主扭身回位,沉掌拉拳、右膝略抬,见高清义扑来,他轻轻移步闪躲而过。接着蓄势待发的右掌卯足了劲力打出,一招鹞子入林,将高清义打了个趔趄。高清义袍袖一挥,揩拭嘴角的血渍之后,发了疯一样来战杨帮主。

  复生门徒[末世]

  杨帮主沉着冷静,砸捶横掌,将高清义打得屁滚尿流。他气得哇哇怪叫连连,千面老怪在一旁撇了撇嘴,一副幸灾乐祸的神态。二人分力难敌杨帮主,他们两个面面相觑,一个在左,一个在右,上打下踢,

  杨帮主纵然武功盖世,却是双拳难敌四手。

  斗了十余回合之后,杨帮主自感后劲不足,意疲神乏。千面施展血影天魔功,一掌打在杨帮主的胸口,杨帮主踉踉跄跄倒退了几步,高清义收肘回掌,又以白蛇吐信打了杨帮主一掌。二贼穷凶极恶,杨帮主身受内伤,失去招架之力,被高清义擒住。

  接着他召集帮众,力叱杨帮主勾结外敌,残害帮中兄弟。时至今日,在高清义的煽惑之下,帮中弟子不明就理,对杨帮主恨之入骨。千面老怪冷冷相视,他对高清义的厚颜无耻,颠倒黑白的本事,感到惊讶不已。

  现在可以帮助杨帮主的人,尽皆被高清义除了,如今杨帮主的命捏在他的手中,只要召开丐帮大会,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杀了杨长志,以后自己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吴长老和陈长老死后,肖长老因为主张力惩杨长志,而受到高清义的器重。其实他并非趋炎附势、贪生怕死之辈,也如其他帮众一样,受了高清义的蒙蔽。

  高清义常在晚上避开众人,一次他明明从外面回来,肖长老问他夤夜干什么去了?高清义虚言诓骗,引起了肖长老的怀疑。不过高清义为人狡猾,但凡信件皆作标记,以防别人拆阅,肖长老见他小心谨慎,也不敢打草惊蛇。

  最近在点苍派滋扰生事,肖长老曾当面苦劝高清义,不能因为缉拿丐帮叛徒,就带人到点苍派兴师问罪。他认为应该先礼后兵,以书信知会赵掌门。岂料高清义听了肖长老的话后,他巧舌如簧,告诉肖长老,他这么做无益于掩耳盗铃自欺欺人。赵青云和杨长志交情深厚,倘若得知丐帮要人,他一定会向杨长志通风报信。在他的一番说词之下,肖长老无言可辩,只要眼睁睁地看着高清义带着帮众前往点苍派。

  他本以为高清义一帮之主身份,会约束帮众,毕竟赵掌门是主,丐帮的事情就好和点苍派平和解决。他哪里知道,高清义成心惹事生非。

  眼见帮众和点苍派动起干戈,他却在一旁故作姿态,说些无关痛痒的话。最后果然赵青云按捺不住心头的怒火,与高清义斗在一起。

  现在赵青云已死,丐帮和点苍派结了仇,而在高清义身边的奇怪帮众,出手又如此狠辣,他究竟是什么人?一系列的疑问萦绕在肖长老的心头,他决心要将这些谜团查个水落石出。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悟空追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东厂恩仇记,东厂恩仇记最新章节,东厂恩仇记 去看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