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侠萧金衍 第340章 论时间空间的相对性

小说:大侠萧金衍 作者:三观犹在 更新时间:2019-12-24 22:06:15 转码源网站:飘天文学正在进行转码阅读,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水月洞天!

  东方暖暖目光中露出一股志在必得的自信。

  萧金衍心中奇怪,东方暖暖年纪不大,又是如何知道水月洞天与这无名神枪的秘密?

  东方暖暖道,“当年张本初误入水月洞天,观石壁之上的武经,一夜之间入通象,成为五百年后继陆玄机以来武学第一人,这等奇遇,可算是百年难遇了。”

  “那你又是如何知道?”

  “实不相瞒,张本初本名张富贵,后改名本初道人,他是我摩教的创始人,后来摩教内部矛盾,分为光明神教与幽冥神教,算起来,他也算我们的祖师了。他曾经详细留下著述,记载了当年在水月洞天中境遇。只是,当年他手中并无无名神枪,只能进入第一洞天。”

  萧金衍恍然,原来本初道人还有这个身份,只是时间久远,?已无人提及了,他望着四处一片汪洋,问道:“有水、有月,那洞天何在?”

  东方暖暖微微一笑,转动无名神枪。轰隆声起,两人所站立之处,人竟缓缓向水底沉了下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两人落入一处洞中。

  石洞约三丈大小,石壁之上光滑如镜。本是在地下,但抬头一看,月挂中天,似乎整个石洞如透明一般。

  “这就是水月洞天?我看也没什么特别。”

  东方暖暖一指远处,“那边才是。”

  “狗洞?”

  东方暖暖笑着说,“先钻过去再说。”

  说罢,东方暖暖向前迈步而行,萧金衍紧随其后,看似在三四丈远的一处洞口,然而他每走一步,只觉他与那洞口距离竟无改变,不由惊奇。

  东方暖暖没有停下,边走边道,“这便是缩丈成寸了。你看此处并不大,但真要走到尽头,怕是没有个把时辰不行哩。”

  两人又走了一炷香功夫,距那洞口才近了一尺左右。

  “武功跃出三境之外,可以改变空间、时间的规则,此处水月洞天便是这个原理,其实,寸、尺、丈与我们而言,只是相对的,就如时间一般,也是相对于人间来说。正所谓,山中一日,人间一年,正是这个道理。世间有些人,掌握了这种规律,便可入陆地神仙之境,朝在昆仑、夕在泰山,在我们眼中是日行万里,而若身如他们,只是时间变慢了而已。”

  在沙坪峰离火洞天之内,萧金衍被困其中,与本初道人雷相法身相处了几个春秋,等离开离火洞天时,才不过是片刻光景,正印证了东方暖暖这番理论。

  “这也是本初道人写的?”

  东方暖暖道,“正是,据书中记载,他在洞天之内住了三个月,等出来之后,才发现不过一日。只是觉得太过于离奇,所以对外只称一夜入通象。”

  目测三丈的距离,两人走了将近半日功夫,等回头再看,发现石洞变得硕大无比,堪比苍穹!

  原先不过一尺大小的石块,此刻竟如一座大山,而他随手放上面的一块石子儿,则变成一块数丈高的石块。

  萧金衍心中生出一股恐惧感。

  东方暖暖又道,“不必惊慌,石头还是石头,只是我们变小了而已。”

  “变小?”

  “或者说,我们依旧是我们,只是随着时间推移、空间移位,测量的标准和方式发生了改变。”

  终于来到萧金衍所说的“狗洞”之前。

  一个三十余丈高的巨型石门,矗立在两人眼前。此刻,石壁并不是光滑如初,而是粗糙不堪,上面还有粘稠状的黑青色的物体,隐约在流动之中。

  萧金衍一生见过无数奇怪的事,依旧被眼前所见震撼了。如此巨大的石门,就算是将鬼樊楼的工匠们请来,也未必能做的出来吧?

  更令他震惊的是,石壁之上,有文字若隐若现。萧金衍一眼就认出,这上面的文字,与他怀中山河气运图的文字如出一辙,只是形状却并不相同。

  只要对形状或轮廓的描述还被人间已知的三个维度束缚着,以萧金衍的认知,无法生动和形象的描述这些文字。正如张本初所说,他们本是存在于另外一个维度中的存在。

  张本初在离火洞天钻研了三百年,依旧对这些文字一知半解,他的解释是自己研究的方式不对,所以并未传授给萧金衍,而是让萧金衍换个角度,却想另外一种方法,来领悟这些内容。

  不过,有句话,张本初却说得很明白。

  无论是文字、或是图像,归根结底,是在记载和传播一种信息,想要表达一些内容,只要明白了这个道理,一切谜题,或可解开。

  东方暖暖道,“这里便是张本初观武经之处了。”

  石壁之下,有个蒲团。

  萧金衍走过去,手指轻轻触及,整个蒲团便已化成了粉末。年代久远,空间密闭,才会保留了蒲团的原状,而萧金衍这一碰,外力触及之下,便成了另一番模样。

  萧金衍脑海之中,似乎捕捉到了什么,但却始终无法形容,更说不出来。

  他问道,“石门之后是什么?”

  东方暖暖摇了摇头,“他书中并未提及,他手中并没有开启水月洞天的钥匙,并没有真正进去。不过,他却提到过这个石孔。”

  萧金衍一眼就认出,石门之上的石孔,形状正与无名枪的枪头吻合。

  “当时,他还是个猎户,并不知世间有无名枪存在,只是心生敬畏,在此处观察了三个月,最后不得法而入,走出了水月洞天。”东方暖暖语气中带着一种遗憾,“临行之时,他将石壁之上文字默记于心中,后来,本初道人将摩教教主之位传于两个弟子,自己便失踪不见了。若不是有人向书剑山告密,怕是无人知晓,他的一个法相躲在沙坪峰后山的离火洞天之中。不过,他书中提及,有一日,他在睡梦之中,看到了石门之后,有一种蕴含天地之气的无穷力量,书中记载,这股力量足以毁灭整个天下。”

  萧金衍身形一震,忽道:“也是陆玄机留给人间对抗书剑山的武器?”

  金刀不死,隐剑不出。

  无名枪现,天下焦土。

  招摇山中,李纯铁离开之时,曾说过这四句掲语,岂不正是印证了张本初说得这句话?

  石门之后,是一股神秘力量,是一头人间无法控制的猛兽。若任凭这股力量,落到东方暖暖手中,以她的秉性,难保不会被她用来为祸人间。

  萧金衍决定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他拦在东方暖暖身前,“你不能打开这道门。”

  东方暖暖笑了笑,“萧大哥,难道你不想知道,陆前辈当年给人间留了什么东西嘛?”

  “想!”萧金衍深吸一口气,神色坚定,“我比任何人都想知道,但是我知道,若我们无法控制这股力量,那还不如将之困于其中。”

  东方暖暖却道,“再过不了多久,书剑山上那至高天道苏醒,以他的力量,人间依旧会毁灭,既然如此,为何不冒险一搏?”

  又道:“我们人间的江湖也好,武功也罢,看着美则美矣,可连青鸾峰上下山的一个寻常剑修,都不是对手。眼前,我们就有机会掌握这股力量,难道你不会心动?”

  萧金衍不得不承认,东方暖暖是一个很出色的说客,但内心之中,他依然坚持自己的原则。

  “会,但我不会让你开启。”

  东方暖暖道,“我自然不会开启。因为,开启之人,是你而不是我。”

  说罢,她将无名神枪交给给萧金衍手中,一股浑厚的力量,从无名枪手中传来。

  在握住无名枪的刹那,萧金衍体内两股弦力竟生出了感应,自发地从体内流出,注入无名枪内,相互纠缠,整个无名枪呈现出一道道暗黄色的光泽。

  “五百年来,只有你与陆玄机身上才会这种力量,才能开启真正的水月洞天,这正是宇文天禄同意让我带你前来的原因。而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萧金衍道,“你说过,你不信命。”

  “我只是不信我的命而已。”

  冥冥之中,似乎有一股力量,在呼唤着萧金衍,让他不由自觉的向那巨石之门走去。

  “phnglui-mglwnafh-cthulhu-rlych-wgahnagl-fhtagn!”

  “书剑山中,迷途幻境,至尊天道,正在苏醒!”

  萧金衍站在石门之前,将手中无名枪插入石孔之中,在触及石孔的刹那,两道弦力似乎找到了宣泄之处,倾数注入其中。

  石门之后,亦有一道弦力,与之呼应。

  萧金衍识海之内一片空白,空白之间,两道弦力东西一条、南北一条,交相映织,以中间为轴,与石洞之内的那道弦力交织。

  萧金衍似乎明白了什么。

  原先体内的两道弦力,一纵一横,无论如何,都只是交织成一个平面,而在加入一道弦力之后成为另一个立体般的存在。

  手中的无名枪,传来剧烈的颤动。这一柄汲取了天地之力的神兵,在三道弦力的牵引之下,光芒四射。

  萧金衍心神被震撼到了。

  初临此处,堪如小山的石门,究竟用什么样的力量才能打开?他想到了身形百丈的巨灵神,只有天上神明,才能推开这扇门。

  随着无名枪内力量逐渐灌入石孔之中,石门之中传来剧烈的轰鸣声。

  轰隆,轰隆。

  石门逐渐向两侧开启,石洞之内,传来白茫茫一片光明。

  ……

  苏州城,逍遥客栈。

  “吃吃吃,就知道吃!”范老板一边打着算盘,一边骂正在端着脸盆吃米饭的宝路和尚,眼见满满一盆米饭,就要见底,忍不住一阵肉疼。

  话虽如此,范老板对这宝路和尚还是蛮心欢喜。这和尚力气大,腿脚勤快,一人干活能顶十几人,范老板一高兴,直接把店里其他伙计都辞了。

  更关键的是,自从宝路住下后,街上那些混混们都不敢来捣乱了,就是正义堂的堂主李正义,在路上见面,都跟他客客气气相互寒暄,拱手抱拳喊一声“范老板”,这让范无常觉得身份立马不同了。放在以前,范老板连想都不敢想。

  不过,该吃还得让他吃,该骂也不能少了骂。好在,宝路这家伙脸皮极厚,就算拳打脚踢,都不带生气的,只会坐在呵呵傻笑。

  “我一天吃不了你十斤大米,看把你心疼的。”宝路嘟囔着,“再说了,掌柜的,你这米粗糙的很,我那天亲眼看到,你往米饭里加木屑!”

  范老板被点破玄机,老脸一红,提高嗓门道,“你这没良心的,我加得可是谭木匠那里最上等的木屑啊,你还有什么不满的?”

  宝路道,“隔壁赌场的孙老板,那天遇到我,想请我过去帮闲,帮他们讨债,一月给十两银子,还管吃!”

  范无常怒道,“怎得,吃饱了翅膀硬了,想要单飞是吗?宝路,当初若不是萧金衍求我,我才懒得收留你呢。赌场,那是正经人去的地方吗?我告诉你,做人,能不能赚钱是小事儿,关键是,要走正道儿!”

  “掌柜的,我在这里干了两年多了,你一分工钱都不给我,总说不过去吧?别忘了,当日你是怎么答应萧金衍的?”

  范无常道,“我有说不给你工钱了吗?我不过是先帮你攒着而已。你小子有钱肯定胡吃海塞,钱放我这里,帮你保管,跑不了。宝路啊,你年纪也不小了,我托街头的王婆帮忙了,看最近城内有没有合适的姑娘,给你说一门亲事,到时候,我把给你攒下的工钱一起给你,就当是老婆本了!”

  宝路瓮声道,“我一个和尚,娶哪门子媳妇?”

  “那是你年轻,不懂女人的妙处!”

  范无常夸夸其辞,说经验之谈,道:“一个人住,那叫做窝儿,有了女人,才能称之为家,有了家,无论大小,人的心就所依附,生活也才能和谐美满,打个比方,你看我老婆……”

  范无常说到这里,忽然一顿,可能觉得这个比方不太合适,又道,“你看别人家老婆,男人一回家,那可是百依百顺,饭是热乎的,被被窝是暖和的……”

  还未等说完,就听到门口有人道,“姓范的,你又看上谁家的老婆了?”

  范无常举手投降,“夫人,我冤枉啊,我只是给宝路介绍个亲事,宝路,你可要帮我作证啊。”

  宝路道,“老板娘,掌柜的说,别人家的老婆好着哩,又温柔,又百依百顺……”

  李梨花一听就恼了,“这日子没法儿过了!”

  她随手抄起一根擀面杖,追着范老板就要打,可怜的范老板东躲西藏,可又怎会是堂堂无量山洞主千金李女侠的对手,一连挨了几棍子,张口讨饶,李梨花气未消,追到门口,一棍子下去。

  这时,门口进来一人,范无常一低头,从那人腋下钻了过去,棍子砸在那人头上。

  啪!

  擀面杖断裂。

  那人一推,将李夫人摔出了一丈多远。

  宝路抬头,看到来人,一身黑衣,手中持剑,赤足而入。黑衣剑客形容枯瘦,面无表情,望着地上的李梨花,眉头紧皱。

  宝路见老板娘被欺负,怒道,“你是何人,敢来这里捣乱?”

  黑衣剑客并无答话,他将手中长剑举起,对李梨花道,“你打了我,我杀你。”

  宝路随手抄家伙,一禅杖向黑衣剑客搂头打来,他身有龙虎之力,这一招,有万钧之力,就算是通象境的人,也不敢硬接。

  黑衣剑客伸手往禅杖上一弹指,听得宝路哇的一声,连人带杖,被打到了门外。

  砰!

  宝路双脚没入石板之下,若非体格非凡,怕是早已死了多回。

  李梨花被眼前这景象吓坏了,宝路的武功她清楚不过,就算整个无量山的人加在一起,也未必是他对手,可眼前枯瘦黑衣剑客,轻而易举将他打得毫无招架之力。

  “哇!”

  李梨花吓得泪眼婆娑,如老梨树皮带雨。

  范无常冲了进来,迎上那黑衣剑客,怒道:“吓唬人是不对的!”

  黑衣剑客道,“我没吓唬他,我是真想杀她。”

  “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黑衣剑客道,“我从南边来,年纪还小。”

  “这是我夫人!”

  黑衣剑客闻言一愣,低下了头,道,“我不知道。”

  范无常撸起袖子,一副要打架的样子,冲到柜台处,这才冷静下来。

  一阵鼓捣,才缓缓取出了三两银子,放在桌子上,道:“你打了我夫人,看你也没什么钱,我就不让你赔了。带着这些钱,该去哪去哪,赶紧离开这里。”

  就在这时,他望向了西边,似乎感应到了千里之外,有一股力量在觉醒,他略一思考,整个人凭空消失在客栈之中。

  宝路慢吞吞走了进来,“奇怪,见了鬼了。”

  范无常停顿了片刻,将那三两银子收了起来,“不要拉倒,省了。”又对李梨花道,“夫人,刚才为夫英雄救美,你还满意吗?”

  李梨花破涕为笑,“德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悟空追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侠萧金衍,大侠萧金衍最新章节,大侠萧金衍 飘天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