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道逆行 第一百零八章 西楚红娘甲天下

小说:大道逆行 作者:二十三声馋 更新时间:2018-11-10 18:39:23 转码源网站:E小说正在进行转码阅读,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月光之下,张心魁脚踏虚空慢行,一袭背白相间的长衫随风而动,他闭目轻笑,一幅幅画面从他脑海之中穿插而过,其中一个背影如他一般坐卧在石台之上,手中一枚铜钱抛了又接,接了又抛。

  “心魁,你当真要去。”

  “那是自然,我要这世间所有人为我证明。”

  “虚名而已,过往云烟谁有曾在意,不如这样,你猜对了我就让你去。”

  “无字。”

  “错了,再来。”

  “无字。”

  “还是错。”

  “等等,你这两面是不是都是无字,给我看看。”

  “哎,这不合规矩,你别抢。”

  ......

  “当初要是听你一言,也许后面我也能拦下你,你总说这是运气,但其实这就是命。”张心魁自言自语,手掌前伸,虚空做着抛铜钱的动作,就在他抬手的瞬间,天边那轮圆月忽而由半牙变作饱满,又重新变回半牙。

  ——————

  “方云奇,你刚才拦我是让我别跟他赌,还是说有其他意思。”苏问想不通明明都是一半的机会,自己却连输了三十二把,这运气未免太背了。

  叼着草茎的方云奇满脸鄙夷的白了眼苏问,懒散道:“我是怕你脑子抽了筋,要是惹恼他,把我们五个扎成堆也不过他抬手的功夫。”

  “有这么不堪?”苏问嘘了一声,本以为会等来周不言不屑的冷哼,后者的实力只怕已经在立尘上境,若是找方云奇的说法,那张心魁岂不是不惑境界,甚至是闻道那等脱俗之人。

  “我能逃。”周不言很是认真的吐出三个字来,然而明明如此羞辱的话语却被他说出了一丝得意,就连秦潼和郭元生这两个面目木讷的家伙都忍不住生出赞叹神色。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有这么强。”当初七贵说笑般开了句玩笑话,这天底下的高手就那么多,怎么都让我们遇见了,多少人一辈子也就远远瞧见过几眼起凡境界的修士,可苏问却是连立尘境都见过不少,且不说学府那些,只算沧州就有不下十位,所见之中最强的就要数陆行与那位抚琴大娘,陈长安虽然深藏不露,只是从没有真正出过手,而许木子修为以失,即便最后舍命提升也仅是不惑,不过陆行曾经亲口告诉过他,不惑境界已是修士的极限,再往上的闻道,那些并非人力所能到达,需与天地意念通达,方得证道之身,这也是为何凌天宫能够雄居修行之巅三百年,因为一座问道天,近水楼台先得月,至少有一位大神官曾闻道超脱,但是境界也不完全等同于实力,就比如天下第三的官天晓也仅是立尘巅峰而已,却照样将唐一白等不惑,甚至是闻道老鬼压在身下,但也仅仅他一人可以做到视常理于无物。

  “九州第一幻师的名头可非浪得虚名。”方云奇满口赞许,少有他真心敬佩之人,但张心魁却在其中,“幻师本就是不入流的左道,当初只是那些达官显贵养的艺人,到如今更是落魄的在街边耍把式讨生活,可这位幻师之祖却是险些将百戏载入问道榜中。”

  “我也听闻这位幻师之祖不满问道榜将幻师之列视为旁门左道,曾孤身上凌天宫将百戏二字刻在问道天的石门上,当时三大神官出手两人都没能拦下,若不是他太过桀骜张狂,在凌天宫宫主闭关之处大放不敬之语,被宫主一道分身念力镇压在问道天下,如今幻师一脉或许真能列入正统。”郭元生开口说道。

  苏问攥在手心中的铜钱竟是隐隐有了灼热之感,止不住吞咽口水,想不到那个模样怪诞的家伙竟是和师兄一样的狂人。

  “去背荫山还有几日的路程。”苏问摇头甩开那些杂乱想法,与其在这里羡慕旁人的成就,还不如务实些。

  “一月。”周不言说道。

  “应该还能更快,你们还想要我做什么。”既然已经看穿这一路的真相,那苏问也终于明白过来,结果既然已经注定,那么重要之处就在于走向终点的这段过程中还要发生什么。

  周不言似乎没想到对方会这样直接而且平静,说道:“跟着走便是,只要你这边走的顺利,那四人就不会有事。”

  “好,我答应你,但如果他们少一根寒毛......”苏问将那枚铜钱拿在对方眼前,笑着威胁道。

  ......

  雁秋关,平京之外最近的一处关隘,守关把总名叫蔡可,十四岁从军,曾在灭晋之战中立下战功,可惜伤右手握不得刀,这才被调任到此做了位守关把总,虽然只是七品武职,但在这雁秋关中却是最大的官,可说是一手遮天。

  关隘中有数千人口常驻,作为入京的要道,往来商旅繁多,利润自然颇丰,这也是为何蔡可能忍着脾气在这种闲差上一坐就是十数年,只是谁不想有朝一日能在八大胡同中看一看青藤的长势,喝一喝老爷茶,这些年蔡可朝京都某处宅子里送的银钱少说也有四五十万两白银,今日终于有了回应。

  蔡可手持一封密信在房中左右踱步,密信之中的内容早已印在他的脑中,却还是时不时又打开看上两眼,受伤的右手到如今还是会莫名颤动,他将密信重新装好走到桌前点燃一支蜡烛,就在要将信烧毁的那一瞬,他生出了犹豫,又重新将信揣回怀中。

  “老子送了五十万两白花花的银子,连个屁都没放一个,现在终于想起老子来了,对这个喂不饱的猪,还是留一手的好,免得到时又不认账。”

  这时房门敲响,一年迈老妇站在门外,浑浊的双眼微微泛白,老妇杵着一根手杖,腿脚慢悠的走进,用干瘪的声音说道:“蔡大人,我家公子的信你都看过了吧!”

  蔡可连忙和颜悦色的说道:“王婆婆放心,杜公子的事下官一定竭尽全力。”

  “那就好,近日兵部徐郎中告老还乡,正好空出位置,蔡大人镇守雁秋关多年,劳苦功高,想必这个位置为你莫属,老妇现在这里恭贺大人了。”老妇用手杖敲点地板,轻声笑道。

  蔡可连忙拱手还礼道:“王婆婆这不是折煞下官吗?您放心一有苏问的消息,下官立马向您禀报。”

  “嗯,那老身就先告退了。”

  直到对方走后,蔡可才直起腰身,面露喜色,只要有那位公子的亲口承诺,那这兵部郎中的位置还不是板上钉钉,高声唤来一位亲兵,在其耳畔言语了几句后,对方点头离去。

  在雁秋关中有兵卒五百,而这五百兵卒都对蔡可马首是瞻,可以说他蔡可就是这雁秋关的土皇帝,只是扣留一名发配囚犯,这种事对他而言不过是一句话的功夫,却能够换来一个正四品的兵部郎中,这种好事绝不会有人嫌多。

  ——————

  虽说雁秋关是一座关隘,可真要从高处俯瞰,却也不输给一座小城,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客栈,商铺,医馆,马帮,应有竟有,甚至在关隘中间还有一座搭建而起的高台,一名红衣女子在其上曼舞,婀娜的身姿,曼妙的舞步,一颦一簇都能引得台下围观看客声声喝彩。

  这种草台班子在北魏最是常见,女子的舞姿,男子的嗓子,这两样就是这些走江湖的伶人看家本领,只是这些东西大多上不得台面,好比平京城中是绝对不会有这些的,不过那些达官显贵的私宅后院中却是少不得这些,谁说君子不养艺人,然而真正有福的不过寥寥,男子还算好些,讨好了主子就有口饭吃,而那些可怜的女子大多都沦为了富家老爷们的禁脔,随手那来交际来往,身份地位连青楼中的淸倌儿都不如,死了都无人关切。

  不过要说起这百戏之中有哪些人物最具色彩,提到幻师定是那敢上问道天刻字的狂人张心魁,而说起伶人则少不了让人念起那袭在楚都万雀台上的红裳,一曲羽衣霓裳舞,从此女子尽红裙,提笔阁评为千古第一美人,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的西楚红衣窅娘。

  可惜如此一位美艳无双的女子却不得善终,因为一曲霓裳舞而被楚王看中,却在她被立为西楚妃子后的一年,西楚分裂,西蜀与南唐称帝,同时派兵攻楚,传闻窅娘便在那时被霸王亲手勒死在长明宫中,也有人说霸王不忍她随自己颠沛流离,暗中派人将其送入蜀中,十年后楚王寒江自刎,窅娘因为相思成疾病故,却也是同年西蜀被南唐覆灭,所以从此再提红裳便又多了一句红颜祸水。

  “西楚红娘甲天下,生时美艳了众生,死后却逃不过悠悠之口。”酒楼一老汉靠在窗边,用筷子拨拉着盘中的花生米,时不时抿一口水酒,看着那台上的红衣声色哀沉。

  “老伯是西楚人士?”

  听到有人与他答话,老汉抬起头,对方是位样貌青稚的公子,身后跟着四位扈从,一位看着亲切,另外三个手持兵刃,凶神恶煞的很,话语当即就怯弱了许多道:“老汉是西楚遗民,不知公子有何事。”

  “只是听到老伯方才提到的西楚红娘,小子很感兴趣,这才来打扰了。”这位公子正是苏问,蔡可怎么也想不到一个囚犯既无枷锁也无囚衣,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进了城。

  见对方举止优雅,老汉这才安心,摆了摆手道:“都是许久以前的事情了,公子若是不显老汉嘴笨,便说与公子听听。”

  “如此甚好,云奇打酒去。”苏问欢快说道。

  方云奇不情愿的移开步子,那老汉看着对方从柜台上要了一坛翠涛,再看看自己杯中寡淡的水酒,顿时口舌生津。

  苏问看在眼中,轻轻一笑道:“老伯若是能多讲些西楚趣事,今日的酒小子请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悟空追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道逆行,大道逆行最新章节,大道逆行 E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