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南非当警察 453 成年人不做选择

小说:重生南非当警察 作者:鲇鱼头 更新时间:2019-11-11 10:01:46 转码源网站:飘天文学正在进行转码阅读,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莫桑比克王国独立后,一度总面积达到八十万平方公里的葡属东非,属于葡萄牙人的面积只剩下大约十五万平方公里。

  客观上说,这十五万平方公里其实是葡属东非的精华地带,如果葡萄牙人用心经营,还是很不错的,毕竟葡萄牙本土面积也仅仅才九万平方公里,哪怕是被分割之后的葡属东非,也是一个半葡萄牙本土。

  只可惜葡萄牙人并没有从之前的失败中吸取到什么经验,还是对境内的非洲人采取高压统治,这造成洛伦索马贵斯白人和非洲人的关系极度紧张。

  现在白人内部也发生了内讧,罗克实在是无力吐槽。

  现在的葡属东非,就像是另一个时空的南部非洲,简直就是花样作死。

  十二月十五号,罗克在尼亚萨兰的官邸迎来两位特殊的客人,他们是洛伦索马贵斯的工党领袖迪伦·卡拉米和西德尼·理查兹。

  工党并不是工人党,而是和保皇党相对应的新生资产阶级党派,本质上工党也是资本家组成,是新生资产阶级为了争取利益组成的政党,和工人组成的工会是两码事。

  葡属东非保持完整的时候,种植园是葡属东非的经济基础。

  现在的葡属东非面积只剩下十五万平方公里,和以前相比大大缩水,这种情况逼着葡属东非的白人主动做出改变,初级的农产品加工逐渐取代传统种植园,成为葡属东非的另一个经济支柱。

  在葡属东非,传统种植园行业主要是保皇党经营,而新兴资产阶级控制着农产品加工,所以工党和保皇党天生对立,都为了自己的利益争论不休,葡萄牙本土征收的人头税,只是激化矛盾的导火索。

  迪伦·卡拉米和西德尼·理查兹是来寻求尼亚萨兰支持的。

  虽然尼亚萨兰应该对葡属东非目前的局面负有很大责任,但是对于资本家来说,趋利避害简直就是本能,葡萄牙本土和尼亚萨兰相比,一个是暮气沉沉垂垂老矣,一个是热火朝天蒸蒸日上,所以这并不是一个很困难的选择题。

  不,连选择题都不算,成年人从来不做选择。

  对于商业来说,政治环境的稳定非常重要,现在的洛伦索马贵斯,一面临海,三面被南部非洲的领土包围,就像是被德属西南非洲领土包围的鲸湾。

  不过鲸湾背靠着强大的南部非洲,所以可以保持自己的独立性,德属西南非洲不敢打鲸湾的主意。

  而洛伦索马贵斯不同,葡萄牙国力衰弱,连本土的稳定都无法保持,根本无力兼顾洛伦索马贵斯,所以迪伦·卡拉米和西德尼·理查兹希望能得到尼亚萨兰的帮助,承诺会在取得洛伦索马贵斯控制权之后,在洛伦索马贵斯举行公投,让洛伦索马贵斯人决定洛伦索马贵斯的命运。

  其实这就是个委婉的说法,正常的说法应该是:如果尼亚萨兰愿意帮助洛伦索马贵斯的工党,那么洛伦索马贵斯未来就会成为尼亚萨兰的保护国,或者是直接加入南部非洲。

  罗克这个时候才体会到帝国主义的好处,什么礼义廉耻公正和平通通不重要,红果果的利益才能打动人心。

  所以罗克的态度就很明确:“南部非洲当然愿意帮助所有向往自由和平的人们,作为非洲南部的超级大国,南部非洲应该在保持地区稳定上发挥更重要的作用,为整个非洲的人民创造更美好的生活,所以放手去做吧,南部非洲绝对不会无视洛伦索马贵斯向往自由的声音——”

  这个态度,也是要把南部非洲打造成整个非洲的文明灯塔——

  然后迪伦·卡拉米和西德尼·理查兹面面相觑,两人都能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到庆幸。

  现在看来,这一步是走对了。

  对于迪伦·卡拉米和西德尼·理查兹来说,他们需要的不是一个圣人,也不是一个暴君,他们需要的是能为他们提供切实帮助的野心家。

  当然了,这个野心家如果能不拘泥世俗束缚,还能给自己的行为找到一个完美注脚更好。

  罗克的表现,完美符合迪伦·卡拉米和西德尼·理查兹的要求,够贪恋,够无耻,够冠冕堂皇,这些形容词虽然不好听,但是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真正保护那些需要保护的人。

  和罗克相比,现在的葡属东非总督罗杰·哈特就不够合格。

  葡属东非被分解之后,总督人选也是如走马灯一样轮流换,短短几年之内,葡属东非已经更换了六个总督,没有任何一个总督能在总督的位置上待满一年。

  现任的葡属东非总督罗杰·哈特是今年六月份到任,到现在也才不到半年。

  上任之初,罗杰·哈特为了发展葡属东非的经济,对工党大力扶持,制定了很多有利于工党的政策,也确实是有效的维护了工党的利益,在欧洲,和南非公司在罐头领域竞争最激烈的产品就是来自葡属东非。

  但是过了几个月之后,罗杰·哈特对工党的态度就发生了变化。

  主要原因还是因为税,和南非公司一样,葡属东非的产品出口到欧洲,也是不需要向葡属东非总督府纳税的,当葡属东非向欧洲出口产品较少,获利不多的时候,缴不缴税的还无所谓,但是眼看葡属东非向欧洲出口的产品越来越多,获利也越来越丰厚,总督府和保皇党就越来越不满,于是就在上个月,罗杰·哈特公布了一项法令,要求葡属东非境内的企业,从明年一月份开始,要缴纳百分之十五的商品税。

  南部非洲征收的商品税,也仅仅是从百分之五,提高到百分之八,就引起国会的全票否决。

  葡属东非一下子就征收百分之十五,可以想象葡属东非工党的各种群情激奋。

  更何况,南部非洲的《新税法》还有出口退税条款,最大程度保证南部非洲产品的竞争力,葡属东非在这方面就吃相难看,很有种把猪养肥了再宰的气质。

  所以葡萄牙政府征收的人头税真的不重要,出口税才是引发洛伦索马贵斯陷入混乱的根本原因。

  “勋爵,我们不是请求南部非洲的支援,而是请求尼亚萨兰的支援,要不然我们也不会来尼亚萨兰,而是直接去比勒陀利亚——”迪伦·卡拉米直言不讳,旁边的西德尼·理查兹心有戚戚的连连点头。

  “有什么区别吗?尼亚萨兰也是南部非洲的一部分。”罗克微笑,看迪伦·卡拉米和西德尼·理查兹越来越顺眼。

  “不不不,勋爵,不一样,尼亚萨兰和南部非洲的区别大了,在此之前,我们和尼亚萨兰的企业已经有很多合作,对尼亚萨兰的情况很了解,现在的南部非洲,其实就是个放大版本的葡属东非,我并没有对海尔伍德勋爵不敬的意思,但是现在的南部非洲,并不能为洛伦索马贵斯提供最好的保护,相反勋爵你却可以有效保护领地的利益,所以即便是未来我们举行公投,我们要加入的也不是南部非洲,而是尼亚萨兰。”迪伦·卡拉米这番话拍的罗克舒服极了。

  现在的洛伦索马贵斯,北侧是罗德西亚,南侧是斯威士兰,西侧是纳塔尔,所以迪伦·卡拉米和西德尼·理查兹对南部非洲非常了解。

  虽然罗德西亚和纳塔尔、斯威士兰都是南部非洲的一部分,但是在发展程度上,罗德西亚和纳塔尔、斯威士兰就是天壤之别,特别是在基础建设上,罗德西亚简直就甩开纳塔尔和斯威士兰好几条街。

  相对来说,尼亚萨兰境内的基础建设更令迪伦·卡拉米和西德尼·理查兹惊讶,现在的爱德华港和小石城之间不仅有铁路和水道连通,去年尼亚萨兰又耗巨资在爱德华港和小石城之间修通了公路。

  和铁路、航道相比,公路对于地区经济发展的作用更大,尼亚萨兰修筑公路的时候,沿途会修建很多工人居住的临时营地,然后工人撤离之后,这些临时营地就成为新移民们天然的移民点,尼亚萨兰对赞比西河流域的开发,就是围绕着这些移民点进行。

  赞比西河流域成为尼亚萨兰的一部分,从1902年开始算,到现在也才仅仅六年而已。

  而在此之前,葡萄牙已经对赞比西河流域进行了近五百年的殖民。

  这六年来,赞比西河流域给迪伦·卡拉米和西德尼·理查兹的感觉,发生的变化比之前的五百年都更大。

  葡萄牙人殖民,留给赞比西河流域的,只有开发程度并不高的种植园,以及一部葡属东非人用血泪写成的殖民史。

  尼亚萨兰只用了短短六年,就给赞比西河带来了铁路、公路,以及沿线的无数个城镇。

  这些城镇现在看上去规模还不大,有些城镇甚至还面临野生动物的威胁,连自给自足都做不到。

  但是假以时日,随着时间的推移,赞比西河流域的华人会越来越多,力量越来越强大,这些问题终究都会得到解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悟空追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南非当警察,重生南非当警察最新章节,重生南非当警察 飘天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