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情让我昏了头 第七十七章 一杯苦酒

小说:爱情让我昏了头 作者:是以江妩 更新时间:2020-01-30 23:39:41 转码源网站:少年文学正在进行转码阅读,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天天出门,汤晓晓都不知道已经受了自家那老太太多少的白眼,不过任谁借她三十个胆子,她也不敢还一个回去,毕竟做饭的人惹不得,谁知道下一顿忽然变成什么黑暗料理。

  “不去了吧,”汤晓晓看着吴迪大大咧咧搂着孟云堂的样子,两人这般不雅的造型,虽然脸上都笑莹莹的像个天使,可汤万红还在后面虎视眈眈的盯着她呢。

  “别啊,”吴迪听汤晓晓还在拒绝,忽然有些明白孟云堂干嘛非要带她一块过来喊人,“你看我都闷了好多天了,你陪陪我呗,过几天等我也走了,再见可就不容易了。”

  “你也要走了啊,”吴迪已经如此说了,汤晓晓心里更是纠结,吴迪家在淇滨,可也是从不曾回去,这一次,一如往昔的住了数日的宾馆,她与家里的矛盾,早已经不是一句两句说的开,辩得清楚的事。

  可出门她高兴,她家老太太却不见得,这几日天天留她一人管着摊子,明里暗里不知念了她多少的不孝,再出门,汤晓晓的心里,怎么也过不去自己那道坎。

  “臭丫头没听到有人在喊了吗,还不快去看看!”

  刚想说什么的吴迪,一下就被汤万红吼的缩了下脖子,汤晓晓尴尬的干笑两声,应了句“马上”,还是不好意思的赶紧跑开了。

  “明天吧,中午我请你吃饭。”

  吴迪伸手不及汤晓晓跑得快,抓住的也只有这一句敷言,虽然知道汤晓晓也很想和他们一起,但毕竟家大业大,还有个不能得罪的老母亲。

  忽然的心酸,让吴迪叹口气朝身后竟然浅浅笑着的孟云堂狠狠拍了一掌,“还笑,你是不是拉我来就为看我掉面的!”

  “不,不是,”嘴上不是,人却笑的越来越欢,知道自己刚才被吓的话都不敢说的模样确实有些丢人,但是吴迪看着汤晓晓一个人忙前忙后的模样,突然觉得少了什么。

  原本,这里是不是该有个高大的男人,轻易地就把一整箱子从那人头顶上搬了过去,可现在,却只能看着汤晓晓一个人在地上费劲力气的摆弄那些杂物。

  “你不去帮帮她?”吴迪问孟云堂,语气淡淡的仿佛随口一问,可只有吴迪一个人知道,她心里在想的,到底几分可怜和羡慕。

  “红姨不让,”孟云堂也转头看着一边忙碌的汤晓晓,他不是没想过,只是刚一插手,就被老太太哄了回来,说是“那丫头一个人搞得定”,可孟云堂总觉得她大概怕自己干这个再受点伤什么,毕竟从老太太知道自己是个演奏者后,对自己一向是对瓷娃娃的态度。

  “也是,”吴迪哂笑一声,“红姨看着谁都能聊上几句,其实这心里分的明白着,她现在怕是心里对晓晓那丫头的气还没消呢吧。”

  孟云堂没接话,站在吴迪的身边看着,本来以为借着这人的面子能把人喊出来,如今一看,红姨那边怕是更不好说话了。

  “走吧,”吴迪朝孟云堂道了声,见孟云堂转头疑惑的看着她,吴迪也颇有些无奈,“你自己说要请我吃饭,给我送行的啊,怎么晓晓不去,这话也算不得数了?”

  “算,自然算,”孟云堂刚才走了神,忽然被吴迪如此直白的挑明,脸上不好意思的一红,口中结结巴巴的同吴迪讲,“你挑地方,今晚你说了算。”

  听完孟云堂的话,吴迪总算脸色好了几分,刚才看着孟云堂竟然有了几分汤晓晓不去,连她也不打算理了的架势,这种差别虽然明白是为什么,可真做起来还真让人吃味,她吴迪就这点面子?

  “那就去喝酒吧,”吴迪忽然提议到。

  “喝酒?”孟云堂不确定的又念了一遍,他虽然平日也会喝一些,但在外面,孟云堂一向是极克制的,而且他很清楚自己的酒量,这个提议,简直就是个明晃晃等着他去跳的巨坑。

  “干嘛,你个男人还怕喝酒?”吴迪不屑的催促着孟云堂快一点。

  看着吴迪迫不及待要走的样子,孟云堂特别想和吴迪说一句,“他会害怕?那至少也比栗阳那个沾酒就醉的渣渣强。”

  “你这么喝栗阳他?”孟云堂换了句更委婉的说法,这女人再怎么放肆,真的不打算顾虑下栗阳的感受,最近好像经常听到她在喝酒的传闻,还是不醉不归那种。

  “切,”吴迪皱着眉从孟云堂手里抢过钥匙,这车她还非等这人来开不成,而且,谁要去管那不知在哪的男人。

  吴迪的样子,孟云堂也没多说,之前栗阳给他打电话时,虽然麻烦他帮忙照看下吴迪,可看如今的模样,拦是拦不住了,而且,不管栗阳还是吴迪,两个人奇怪的态度,明显的孟云堂毫不费力就能感到之间的恶意和疏离。

  吴迪开车八十起步,在一百三跑了没十分钟,孟云堂感觉他的分应该已经被红绿灯拍了不少去,可看着还没尽兴的吴迪,那跳下车就走进无稽的身影,忽然让孟云堂生了几分悲壮。

  无稽,孟云堂平常极少来这样的地方,看着闪着各种霓虹霞彩的巨幅广告牌,这家店应该算是他和女人来的第一家酒吧。

  收好钥匙,吴迪早已经没了影子,虽然不喜如此地方,但是话都说出了口,孟云堂倒不见得会怕,只是单纯的不喜欢,不过如今那人已经固执的进去了,孟云堂只好也跟了进去。

  走过一道长长的连廊,炫目的虹光晃的孟云堂一直半眯着眼睛,廊上挂了许多的画,只是让人一点都看不清那画上到底是画的什么。

  本以为早已经入场的吴迪,孟云堂没想到在下一个拐角就遇上了,瞧着吴迪就站在一幅画前面死死的盯着,孟云堂在隐隐铿锵的背景音乐里,还是一步一步靠了过去。

  “真慢。”吴迪在孟云堂一靠近就察觉了,低着头骂了声今晚的大老板,直接伸手抓着孟云堂的胳膊就把人拽进了那正好一片热闹的舞池里。

  炸起的音乐让孟云堂一下就皱起了眉头,吴迪感觉到手里抓着那人的抗拒,回头一看孟云堂满脸的拒绝,一个得意的笑就毫不顾忌的现在了脸上。

  “第一次吧,你们日子就是过的太单调,一点都不知道生活的乐趣。”

  吴迪的调笑让孟云堂并没有感觉好上很多,虽然知道吴迪肯定带栗阳来过这种地方,但被人这么笑不懂生活,孟云堂还是深感无奈,他不喜欢这种调子,他还知道栗阳定也是不会喜欢的。

  “坐!”吴迪也没太难为孟云堂,拉着孟云堂找了个还算安静些的位子坐下,可那音乐无处不在的炸裂,还是让两人只能用吼来说上两句话。

  等着吴迪拿酒的时候,孟云堂纠结的看着自己手机,告诉那个人?说什么?和自己朋友的女人出来喝酒了?

  “干嘛呢!”也不知想了多久,想到吴迪拎着两瓶东西回来时,孟云堂都没把那消息发出去。

  悄悄的把手机掩了一下,孟云堂不好意思的朝那满目开怀的吴迪笑了笑,可眼里刚被那瓶四十度的君度惊了下,下一刻,吴迪已经给他摆了瓶酸奶在桌上。

  酸奶,孟云堂好笑的看着那细瘦的一瓶,在这环境里难为这人竟然真的找了一瓶出来。

  “这瓶你的,这瓶我的,一会别忘去结账。”

  吴迪见孟云堂不动,朝孟云堂又推了推那和酒瓶一比小巧的有些可怜的酸奶,如同个孩子站在满满的酒瓶旁边。

  还没忘提醒自己结账,孟云堂笑望着吴迪,见她已经把整瓶起了开来,无奈的招过服务员也要个酒杯。

  “没事,我知道你们其实不喜欢喝酒,害怕喝多了那脑子啊手啊的,反正这也要注意,那也要注意,我自己喝就好了,你喝酸奶就好了,把你拉过来,其实就是想喝个尽兴。”

  “尽兴?”孟云堂不解的看着一会已经半杯下肚的吴迪。

  “是啊,你最近也听过不少我天天喝酒的传闻吧,那些,都是真的,但也不是真的,至少我其实清醒的很,哪里喝得醉,不过拉人热闹一下这冰冷冷的夜罢了。”

  孟云堂看着吴迪嘴角那抹若有若无的笑,听着她的话,还是把手机彻底的合了起来。

  “栗阳联系过你吧,”吴迪满上杯子,毫不怀疑的看着孟云堂说,“他肯定让你看着我,这不许,那不许,他这人就总觉得我应该听他的,他都是在为我好,但孟云堂,他为我好的话,为什么要留我一个人在这啊。”

  “栗阳是在乎你的,”孟云堂认真的说,虽然他不能否认吴迪的话,可电话里栗阳的态度,哪里像个放下的人。

  “他在乎的只是他自己!”

  吴迪的话吓了来送杯子的服务员一跳,但大概见多了这番样子的客人,很快就已经稳住了心态,笑着放下了杯子便恭敬的退了下去。

  “云堂,放弃吧,我们都放弃好不好,我累了,你这么守着,你不累吗?”

  那酒下的速度惊人,孟云堂杯子里的冰块都化了一些,可那瓶子被握在吴迪手里就再没放到桌上。

  “不,”沉默许久,孟云堂还是给了答案,累吗,放弃吗,不。

  “呵,”吴迪嗤笑一声,“别骗你自己了,你知道我最近听到了什么,红姨已经打算把他们家临时工招为上门女婿了,你知道上门女婿是什么意思吗,你知道这个临时工是谁吗!”

  他知道,孟云堂看着脸上已经开始泛红的吴迪,那越来越大的声音,不知是在和他讲话还是在同他吵架,但那又怎样。

  “那是姜凤林,姜凤林啊!”吴迪无奈的笑着,一声声里不知笑的是谁,“云堂,有些人错过就错过了,你错过了她最单纯的时候,她的心里没有你!”

  吴迪好无遮拦的话一下一下的扎着孟云堂的心,心里积起的愤恨一直在叫嚣着找个出口,只是孟云堂仍控着自己,那被握在手里的杯子,澄亮的酒一直晃着四散的灯光,像极了被握在手里的一片星河。

  “我知道。”孟云堂回道,“你放心,我不会对她,对他们怎么样的。”

  “放心,你竟然让我放心,孟云堂,你难道心里就没有半点的怨恨和嫉妒吗?你为什么这么克制着自己,为什么你拿了杯子却不敢把里面的酒喝了!”

  面对吴迪一声声的质问,孟云堂看着这个红着脸拍案而起的女人,她醉了?还是只是借着这一点的醉意,同他讲讲埋在心里的话。

  “你喝啊!你喝啊!你喝了它,你去,去告诉她你喜欢她,你为什么要活的这么分毫不差,有意思吗?你喝啊!”

  孟云堂看着刚说着说着忽然带了哭腔的吴迪,她在讲的,是说给他还是说给栗阳?

  “你醉了。”

  孟云堂想拿过吴迪握在手里的酒瓶,可刚碰到就被吴迪狠狠的甩了出去,那半瓶酒晃动的声音极是好听,看着自己被甩来的手,孟云堂忽然知道了吴迪最开始说的那句,尽兴,她从未尽兴吗?

  若是如此,若她信他,那是不是就不该去管?

  “你不知道,根本不知道我有多恨你那副假惺惺的样子,装给谁看,有什么事,就是宁愿永远藏起来也不会讲,可是你把自己藏那么深,让我怎么找到你啊,你让我怎么办!我要去哪找你呢?”

  孟云堂坐着没动,眼神清明的看着吴迪在那一个人发疯,手上不自觉的就摸上了那杯看起来极诱人的果酒,淡淡的香气四溢,可闻了一闻,孟云堂还是把杯子放了回去。

  看到孟云堂动作的吴迪笑了笑,颤抖着站起来,眼神迷离的看着孟云堂端正的身子,“你们可真是好,都是一群不食烟火的仙,没事,没事,这些俗物,我喜欢,留给我,再合适不过了。”

  吴迪的话听得孟云堂不解其意,等孟云堂反应过来时,吴迪已经把他杯子里那一杯也喝了个干净,“好喝吗?”

  迷迷糊糊的吴迪被孟云堂的话问的一愣,随后一个笑就像是一个魅惑人心的妖精。

  “好喝啊,我已经,很久没喝过这么苦的酒了,可惜我找错了人,不能陪我一起,不然你……不是你,呵呵,以后一定会有那么一个人的,会和我一起快乐,会和我一起喝酒,会和我一起走下去的人,只是,我还没找到。”

  孟云堂给自己又倒了一杯,闻着那酒香袭人,却还是没有把它喝下肚去,对面吴迪不明醒醉,散漫的脸上,只有一个笑,讽人的厉害。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悟空追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爱情让我昏了头,爱情让我昏了头最新章节,爱情让我昏了头 少年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